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赣南稀土停产,市场缺米下锅,而价格何向

产品

随机

赣南稀土停产,市场缺米下锅,而价格何向

发布时间:2017/03/18 资讯 标签:中国回收技术稀土浏览次数:339

    编者按:赣南大地是“之乡”,也是我国稀土产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在这里,100余家稀土企业犹如中国稀土产业的引擎,左右着稀土产业的发展;在国家愈发严厉的稀土管控之下,的稀土产业境况如何?严重过剩的赣州稀土分离企业是重组、转型还是出局?带着诸多问题,近日,证券时报记者深入赣南大地一探究竟。

 赣南稀土停产,市场缺米下锅,而价格何向

稀土稀土分离企业稀土金属加工企业稀土应用型企业

  一家稀土分离厂存放稀土矿的敞篷下早已空空荡荡

魏隋明/摄

赣南稀土停产,市场缺米下锅,而价格何向
已经停产的稀土分离生产车间

魏隋明/摄

    证券时报记者 魏隋明

  “现在,原料几乎没了,工厂8月初就停产了。”赣县红金稀土公司的工程师陈智(化名)说。

  去年秋天,证券时报记者曾探访过这家公司,当时,公司专门堆放稀土矿的敞篷下堆满了稀土矿,就是生产车间外面的过道上,也堆满了一摞摞比人还高、蛇皮口袋装着的稀土矿;如今,记者再次来到红金稀土的厂区,却看到只有一个敞篷下还存放着一点稀土矿,大多数的敞篷下都已经空空荡荡。

  这样的场景正是赣州地区大大小小上百家稀土分离企业所面临的现状,稀土分离企业的大面积停产,同样使那些试图依靠稀土废渣“变废为宝”的企业陷入困境,这显然远违它们当初努力转型的初衷。国家有关稀土管控的政策还在加紧,这些企业将如何生存下去,并购潮何时来临?

  分离企业几乎全线停产

  红金稀土公司是赣县规模最大的稀土分离企业,隶属于五矿稀土(赣州)股份有限公司。往年,不论市场上的稀土原矿供应有多么紧张,红金稀土都从来没有过因为长时间原料紧缺而停产的先例;而现在,昔日热闹的场景已经不再,因为停产,生产车间显得冷冷清清,空无一人。

  陈智(化名)告诉记者,今年年初,国务院出台了《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称自4月1日起将大幅提高稀土资源税的标准,这一政策使得赣南大部分稀土分离企业停止了购矿,公司也自那时起停止了稀土原矿的采购。由于原料近乎消耗殆尽,工厂已于8月初停产。

  在赣南大地,稀土分离企业的停产并非红金稀土公司一家。在记者走访的赣州市赣县、龙南、定南等地11家稀土企业中,除了龙南县还有一家小规模稀土分离企业仍在开工外,其他分离企业无一例外停产。也就是说,在小规模抽样调查的数据中,稀土分离企业近乎全部停产。

  赣州龙南一位从事稀土分离业务十多年的老板告诉记者,“现在的赣州稀土分离企业,可以说已经全部停产,非停产企业估计也是顶风作案的小工厂。”同时,他还对停产的原因补充道:“现在全国正在搞稀土生产秩序专项整治,赣州稀土矿业公司稀土原矿的开采指标早已用完,试问,还有哪家企业能够购买到合规的稀土矿?”

  目前,赣州地区大大小小的稀土分离企业有上百家,而且多为民营企业,总的分离能力按官方的说法是约3万吨,坊间的说法是超过4万吨,而今年,赣州市稀土原矿的开采指标为8600吨,二者相距甚远。

  一方面,稀土原矿的开采指标与稀土实际产能的巨大差距;另一方面,则是一道比一道紧的稀土政策。今年8月8日,工信部下发了《关于开展全国稀土生产秩序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决定自2011年8月1日至12月31日,对稀土矿山和冶炼分离企业无计划、超计划生产,收购和销售非法开采的稀土矿产品等违法违规行为依法进行查处。

  江西华科稀土新材料公司副总经理陈胜鹏表示,这个时候选择停产并非坏事,员工放假的处理方式只是针对普通工人,部分赣州稀土企业会组织中高层管理、技术人员集体培训充电;而对于稀土老板们而言,他们也可以利用这个难得的空闲时间,停下来总结以往的经验教训和想想今后的发展策略。

  初级转型遇原料难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些稀土分离企业老板开始思索企业的出路,转战稀土废料的回收再利用便是不少赣南分离企业老板的应对之策。

  据了解,混合稀土进行初步分离后,会产生废渣,而稀土应用型企业在进行深加工时,也会产生一些边角料。这在低廉的时代,大多会被视为“废物”丢弃掉。不过,这些废弃物,如果进行回收再利用,亦可生产出稀土。因此,最近一年间,赣南大地有十多家原来做稀土分离的企业,转行做废料的加工。

  龙南县京利有色金属公司从事稀土回收再利用已经多年,该公司每年要“吃掉”稀土废渣300余吨,产生的经济效益超过3000万元,对于这家注册资本仅200万元,职工人数约50人的小公司而言,无疑是一笔不错的投资。

  京利公司办公室的有关人士告诉记者,由于公司不需要依靠拨配的原矿做原料,只用一些已经加工后的废料进行加工和稀土再分离,因此,过去公司并不存在没有原料的情况。然而,进入今年下半年以来,他们愈发感觉,废料回收已经越来越难,为了维持工人的生计,公司的开工已是断断续续。“有料就开机,没料了就停工。”该人士说。

  记者也切身感受了一回这家公司的无奈,刚进入这家公司时,院子里还能听到轰轰的机器声,但采访还不到半小时,原本热闹的厂区突然安静下来。“停了,又没料了。” 京利公司上述人士说。

  同样陷入原料难题的还有赣州虔东稀土集团,该公司负责废料回收业务的人士对记者称,公司现在的废料回收分离能力可以达到400吨~500吨,今年上半年,每个月公司可以收购废料300吨~400吨,但目前,一个月只能回收到原来的十分之一。

  对于废弃物回收难的问题,虔东稀土上述人士这样向记者解释,新进入者的加入使得原来的废弃物成为市场的抢手货;与此同时,由于当前稀土价格太高,深加工企业的边角料也成了非卖品,它们选择与分离厂兑换材料,物物交换,各取所需。现在,有很多赣南地区的稀土企业不仅是因为进不到原材料而停产,废料回收也困难,所以很大一部分企业都已经停产。

  在中国的稀土产业中,分离企业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伴随着愈发严厉的稀土调控政策出台,赣南稀土产业将上演怎样的大戏,本报将继续关注。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