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稀土:最后的名额战,部长发话只留三家

产品

随机

稀土:最后的名额战,部长发话只留三家

发布时间:2017/05/15 资讯 标签:中国稀土能源浏览次数:306

          整合主导权的战火,已燃烧到了工信部。

  3月26日,几位来自江西的地方官员去了位于北京西单民航大厦5层的工信部产业司和规划司,后来又去了万寿路那边的原材料司。

  “苗部长两会期间说要把稀土整合到3家以内,江西省的领导特别关心这件事,就派我们打听打听具体整合的方案,江西的企业如何参与?”江西工信委的一位官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工信部部长苗圩3月11日曾公开表示,为了珍惜我国宝贵的稀土资源以及可持续利用,全国稀土企业将整合组建为2-3家大型企业,“整合方案并不一定按省来划分。”

  上述江西工信委官员把问题抛给了产业司和规划司,但这两个司又把皮球踢回了原材料司,而原材料司的回答却跟苗圩的说法一致:整合方案目前并没有时间表。

  为稀土跑工信部的地方官员还有很多,工信部原材料司的一位官员向本报记者透露,两会以来,内蒙古、广东、四川等省区的官员密集来访,无非是想趁着整合方案还没有正式出台,更多地争取本地方在稀土整合上的主导权。

  争夺主导权

  江西省的稀土争夺已经进入白热化。

  “五、中铝等央企在江西的稀土产业都有染指,就连稀土、广晟等地方国企都掺和了进来。”上述江西工信委官员说。

  据介绍,五矿集团从2003年开始进入南方中重稀土市场。五矿集团目前共拥有13600吨分离能力,占到国内中重稀土市场的1/4左右。

  2010年,中国铝业公司又插上了一脚,与江西省国资委草签了协议,以增资扩股方式对江钨控股集团进行出资,成为其控股股东。

  上述江西工信委官员告诉记者,“因为北方包钢稀土一家独大,所以只能拿实力薄弱、战略价值更高的南方稀土下手,南方稀土以中重离子型稀土为主,主要分布在江西。”

  赣州成了争夺控制权的焦点。据了解,包钢稀土出资2.32亿元收购信丰新利等3家企业的赣州11500吨稀土分离产能,而广晟有色也在江西赣州设立了江西广晟稀土有限责任公司。

  “但赣州人是聪明的,外来的不管是央企、国企,投资是投资,把钱拿过来,但获得的都是加工产能而非采矿权,所有的采矿权都在自己人手里。”上述江西工信委官员说。

  据介绍,从2004年组建开始,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就是赣州稀土矿山唯一的采矿权人,这家公司持有88个采矿权证,整个江西省也只有89个采矿权证。

  稀土定价权的争夺,赣州也毫不示弱。

  去年5月,包钢稀土获批组建稀土产品交易平台。赣州就在当年11月11日抢先成立了赣州稀有金属交易所。从筹建到成立,仅花了100来天。上述江西工信委官员说,这也得到了省工信委的鼎力支持,因为稀土行业是江西的利税大户,一旦包钢稀土建立起交易平台,赣州的稀土企业也把稀土拿去交易,那么赣州在这方面的税收要减少10亿以上。

  谁是前三甲

  据上述工信部人士透露,被问到最多的是,苗部长所说的2-3家稀土大型企业指的是哪几家。

  但相比上述江西工信委官员和江西悬着的心,内蒙古就比较踏实了。本报记者在采访两会期间,内蒙古组的人大代表竟没有一个提稀土方面建议的,自治区领导在重要场合也没有做过相关发言。

  如此踏实的原因是由于内蒙古自治区经信委会同相关企业制定的《中国北方稀土(集团)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组建方案(征求意见稿)》已提交工信部,工信部原则上同意方案提出的稀土企业集团组建步骤。

  据了解,此次整合主要以我国北方轻稀土为主,将由内蒙古包钢集团公司牵头,联合甘肃稀土集团公司,吸收四川、江西、山东等地骨干企业共同发起设立中国北方稀土(集团)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的2月27日,广东省稀土产业集团挂牌仪式在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总部举行。广东省副省长刘志庚在发言中表示,该集团力争成为国家重点发展的三大稀土企业集团。

  不过,上述工信部人士并没有太提及这家刚挂牌的公司。据该人士透露,北方稀土整合以包钢稀土为中心,这个没有什么悬念了,南方有五矿集团整合江西赣州稀土资源,西南则是江西铜业整合四川稀土产业。

  “鼓励实力雄厚、有条件的大型企业,以资本为纽带,通过联合、兼并、资产重组、资源优化配置,在全国逐渐形成2-3家具有稀土产品优势、经济实力雄厚、专业化强的有国际竞争力的集团。”该人士称。

  听说五矿整合赣州稀土,上述江西工信委官员不敢苟同。他说,让赣州头疼的还不止是采矿权和定价权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江西省内存在大量无证开采的现象,一些地区靠开采稀土维持经济发展,想禁止违规开采都很难。而此前,赣州市经委副主任何昌洪也曾坦言,“不要说跨省整合,就是省内、市内的整合也颇为不易。”

  稀土整合问题归根到底是利益分配问题,地方政府不会轻易把采矿权交给央企。上述工信部人士说,跨省的稀土整合必然需要处理好不同地方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解决的办法有很多,央企可以携手地方组建企业集团,央企之间、央企与地方企业都可以相互持股。

  警惕PMI信号:制造业倒春寒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3月,春风送暖,却没能解冻钢铁行业。

  凯利达钢铁公司的负责人杨凯喆突然发现,前些日子正缓慢消化的库存忽然有些消化不动了。按照常理,3月,钢材上下游各行业都已进入正常运营轨道,钢材需求应该大幅释放。然而,在经历短暂的去库存化之后,库存压力再次增大。

  “钢厂的库存很高,下游的需求很少。钢材大多堆积在厂子和经销商手里。”杨凯喆介绍,“下游情况不好,原材料价格高,生产一吨都是赔钱的。现在不敢大规模开工,都是有一点订单生产一点。整个行业还是不好。”

  不好的不仅是钢铁业。

  3月,汇丰PMI初值为48.1,结束连续3个月的上涨,创下4个月以来新低。除订单指数缩水严重外,产出指数也跌破荣枯线至47.9,下降2.3%,就业指数更是创下3年来新低。同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首次下降。

  不容乐观

  “没有订单就没有生产。”杨凯喆说。在凯利达,尽管库存保持与往年相近的量,但由于房地产市场疲弱,下游采购谨慎不囤货,去库存的进程一波三折。

  压力大的不仅是钢铁行业。

  在晋江,无数的鞋企也在为库存和订单发愁。“一方面是消化不掉的库存,一些大公司,库存已经达到这几年较高的水平。但更大的问题是没有订单。”晋江贝贝童董事长柯亨锦表示。

  被指责“山寨”和“傍大款”的晋江鞋企大多依靠外贸过活,但用人成本和物价成本的不断上升,将大量代工挤出晋江。资金短缺和新订单的持续减少让这些企业无力开工。“一些企业在削减规模,另一些直接倒闭。”柯亨锦表示。

  今年2月10日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1月中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215.19亿美元,同比下降0.42%,较2011年的20.04%大幅回落,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首次出现负增长态势。

  生产意愿不强烈,市场投资不足,宏观经济下行的苗头日渐明朗。

  需要再刺激

  实际上,不单单是PMI,用电量、进出口数据都显示出今年经济的疲弱。

  “这符合去年四季度我们对于市场经济的预期。”平安证券原首席宏观分析师孙方红表示。

  令高层尴尬的是,4个月新低的数据出现在2月底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之后的第一个月。

  “货币政策调整的影响小于市场预期。”孙方红表示,“存准率下调思路和外汇占款下降有关,和实体经济增量不一样。一季度新增贷款不到2万亿,需求较低,对实体经济支撑作用小。”

  经济掉头向下,却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按照国外的惯例来看,第一季度都不会是最低点,一般2、3季度经济下行的可能性更大。”高盛集团中国投资管理部副主席哈继铭表示,“今年经济或将两边高中间低,成U型发展。”

  “很可能U不起来。”孙方红表示。世界经济仍在底部阶段,出口形势仍不容乐观;国内对海外的需求刚性较大,对国际市场原材料、能源的依赖度很强,进口仍然保持了强劲的增长势头;净出口难有大的提高。工业经济形势不好。“从数据来看,上升动力不足,经济还处在下行的空间,有可能成L型,并且两三年内都处在一个较低水平。”他说。

  等待货币政策微调

  经济减速已成必然,但如何控制减速幅度,成了最重要的问题。

  “一方面价格回落有限,但经济增长强,经济扩张和物价水平产生矛盾,货币政策难处理,降息空间有限;一方面从货币新增贷款来看增速不强,居民存款下降转移至理财产品,进入债券市场。在这种情况下,货币扩张谨慎,直接降息可能性近期不太大。”孙方红表示,“除非企业压力特别大。”相比之下,再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性较大。

  国金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外部货币流入减缓已成趋势、3月外汇占款或再度走低,2月热钱大幅回流或昙花一现,4月上旬存在降存准的可能性。“存款的季末回流效应在4月逆转,而旬中的准备金冻结和财政性存款的冻结都将导致商业银行可用资金减少。央行如果需要维稳,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必须动用降准工具。”国金证券的报告指出。

  “经营环境比2008年还恶劣”

  拼厂!小企业抱团式生存

  本报记者 王晓慧 应辽产 北京、温州报道

  虽已时隔三个月,王亮依然有些缓不过神来。

  “到现在我都不敢也不想相信,做了十多年的鞋厂,一下子就没了。”王亮是江苏常熟某鞋厂的厂长,从指挥40多人的鞋厂老板到“光杆司令”,他似乎还有些不适应。

  今年1月初,经过近3个月的犹豫,王亮最终砍掉自家工厂,选择与竞争对手“拼厂”这条路。

  春天来了,“抱团取暖”这个在金融危机时期出镜率超高的词汇,却再次来袭。

  “目前的中小企业很困难,甚至比2008年的时候还要苦。”3月30日,温州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金融危机时受其影响最大的是出口型中小企业,大都涉及的是订单减少。但如今,无论是出口型企业还是内销型企业都出现了问题,抱团取暖的现象比金融危机时还要普遍。

  原材料成本、劳动力成本、融资成本的高涨原本不是什么新问题,但在通胀率高企、银根紧缩的特定环境下,每一个问题都有可能成为压垮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面对当前的问题,中小企业一定要在资金和经营方面走向联合。”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表示,中小企业只有抱团,走向联合,才能增加抗风险的能力。

  新环境下的老“三高”

  “成本实在太高了。其中,厂房租金近两年的涨幅均在10%以上,原材料成本也是水涨船高,而人工成本则是涨幅最高的。”王亮告诉记者,一个高级缝线工的工资已近万元,每次要求增加的工资幅度都是千位数,加之近两年江苏厂区限电次数增多,自己发电的成本已超过往年的3倍。

  据记者了解,王亮去年的销售额超过千万,是多年来销量最好的一年,但刨去各种成本后,所剩无几。过薄的利润和过高的成本将王亮夹在一个两难的境地,最终,王亮选择了放弃,放弃是为了更好地生存。

  “金融危机时,受全球经济影响冲击最大的是出口型中小企业。”王亮告诉记者,他周围的很多小企业主都扛过了金融危机,但却在近两年选择了注销或者合并。

  问题是老问题,环境却是新环境。在严峻的形势面前,企业想要生存,只能通过转型升级一条路可以走,甚至不惜同竞争对手同坐一条船,化敌为友。记者从温州了解到,中小企业抱团的模式大致可分为四类: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抱团、同行业内企业抱团、企业为融资进行抱团以及以商会为组织形式的抱团。

  “当前中小企业的困难程度的确超过了金融危机时期,”全国工商联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全国工商联曾于去年对17个省市的中小企业进行过一次摸底调研。其结果显示,当前中小企业生存非常艰难,很多企业尚未完全走出金融危机对其产生的影响。如今,外需还未真正恢复,而国内银根的紧缩对大部分中小企业又是当头一棒,加之原材料价格、劳动力成本、人民币升值、用地成本上涨导致企业的经营性成本不断上升,而企业的产品价格却难以同步同幅度提升,使得企业的利润遭到严重挤压。

  创新金融体系迫在眉睫

  “金融危机来时,我就呼吁中小企业抱团过冬,今年更是如此。”温州民间信用体系遭到破坏之后,周德文就在四处奔走,并针对倒闭中小企业资产怎么办以及活着的企业如何联合写了一份建议书。

  “民营企业面临的困境既有经济金融体制、政策障碍造成,也有企业自身存在问题的原因,要突破围困,需要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周德文建议,一、加快推进金融体制改革,保障民营企业的合理资金需求;二、要在结构优化和产业升级上下工夫,推动民营企业转型发展;三、增强民营企业内生动力,走创新发展之路;四、积极“走出去、引进来”,推动民营企业开放发展,引导鼓励民营企业充分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不断拓宽民营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周德文明确表示,抱团是中小企业未来发展的趋势,但对已经倒闭和老板跑掉的企业,政府也应采取相应的措施。

  采访过程中,周德文着重强调了“创新金融体系,筹建为中小企业融资的专业性机构”的想法。“成立一家民间资产整合的管理公司,把一些民营企业的不良资产剥离出来,让这个企业可以寻找并购或者整合的机会,从而得到提升。”他说。

  信用是温州发展的安身之本。去年发生的民间借贷风波,使温州长期精心培育起来的信用美德和信用体系及信用形象受到重创。政企、银企、企业之间、人际之间的信用度似乎降至冰点,温州陷入了一场信用危机,影响到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民间资金更是进入冬眠状态。重建信用体系、重塑信用形象成为温州当地政府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