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妖股”幻象:包钢稀土资源优势背后的环保债

产品

随机

“妖股”幻象:包钢稀土资源优势背后的环保债

发布时间:2017/05/16 资讯 标签:中国技术稀土浏览次数:354

       5月10日,(600111.SH)在连续两次高转送后,股价冲至44元的历史高点,成交量更是冠绝两市,连其同门兄弟企业包钢股份 (600010.SH)也由于沾上稀土概念,当天涨停,股价已较年初翻了一倍多。
  此时,很多包钢稀土的投资者,也许并不知道包钢稀土厂区附近已"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村庄及村民的生活状况。
  家住包钢稀土主厂区东边的市昆区卜尔汉图镇新光三村村民王寿光(化名),由于长期处于重度污染环境,身患骨科疾病,但王寿光却不愿意搬迁至政府修建的安居房内。
  "一套房6万-8万,我靠种地为生,土地被污染,粮食又减产,怎么可能拿出这些钱?"王寿光对本报记者表示,"搬走后,我们怕种不上地了,卖了土地,我们靠什么过活?每亩地政府才给6万元征地补贴。"
 “妖股”幻象:包钢稀土资源优势背后的环保债


  新光村的大部分村民跟王寿光想法一致,导致搬迁工程停滞。10年前,包括新光村在内的几个村子就被包头环保局列为 "特别严重的污染村,不适合人类生存"。大部分村民收入微薄,闲时到工厂打零工,再回到被污染的家中领取污染补贴,不少村民身患癌症等各类疾病,牲畜也经常莫名死去。不过,在幅员广大的中国,偏安一隅的新光村村民们的命运,很少受到外界关注。
  本报记者来到离新光村不远的包钢稀土厂区,黑乎乎的墙和地面、陈旧脏乱的设备、污浊难闻的空气,眼前的工厂很难让人与有"全球最大轻稀土生产商"、"近年来最赚钱A股"、"领先行业的稀土巨头" 等称号的包钢稀土联系起来。
  今年,随着国家稀土管制政策升级,在资本市场风生水起的包钢稀土,首次遭遇环保部门的闭门羹今年4月,环保部污防司发布第二批基本符合环保要求稀土企业名单中,包钢稀土再度落选。
  除了环保不过关,披上"牛股"外衣的包钢稀土,却尚未摆脱"靠天吃饭"的现状,并面临内忧外患的竞争危机。
  环保卡壳
  包头,蒙古语意为"有鹿的地方",所以又名鹿城。如今,稀土已成为包头新的标志,和去年相比,又有不少与稀土相关的新大楼和新工厂建起来,包头街边已打出"稀土之都"的口号。
  从包头市中心往西,可以明显感觉到空气逐渐变差。虽时至夏初,但包钢稀土厂区附近的村庄依然一番贫瘠之象,厂区周围不时有装货的大卡车路过,扬起的尘土几乎让人摸不清方向。
  "这两年好多了,以前更差。"包钢稀土的一位工人说。
  在我国,稀土污染可谓触目惊心。其中,属南方离子型稀土污染最为严重。不久前成立的中国稀土行业协会会长干勇对本报记者表示,南方稀土普遍使用池浸工艺,浸出、酸沉等工序产生的大量废水富含氨氮、重金属等污染物,严重污染饮用水和农业灌溉用水,"场面令人痛心"。
  即便包头的轻稀土污染不如南方的离子型稀土,但在环保部今年公布的两批环保基本过关的稀土企业名单中,大部分为南方稀土企业,包钢稀土更是连续两次落选,只能屈居"待审核企业"名列。
  更不堪的景象不在厂区,而在厂外的尾坝。几十年来,包钢稀土排出的稀土废渣随废液通过管道输送到尾矿坝堆积,日积月累形成了目前容量达1.7亿吨的尾矿坝。尾矿坝高出地面约30米,形成名副其实的"悬湖",远远望去,犹如高耸的城墙。
  坝堤之上,有无数根排污管沿坝环绕,喷出灰白的浓浆。坝中间有一潭不规则的、红褐色的污水,周围裸露着大片黑褐色的泥沙,零星长着野草。风一吹,粉尘四起,本来难闻的空气立即刺鼻起来。
  尾矿坝很早就被视为一枚生态定时炸弹。包头地处地震多发带,一旦发生地震或遭遇连续暴雨,将面临溃坝的危险,巨量的工业废水将对下游的包兰铁路、数个工业项目以及黄河带来严重威胁,危害远甚于2005年松花江污染事件。
  中国稀土工业协会副会长王彩凤对本报记者表示,此次环保部没有轻易给包钢稀土下发环保通行证,表明国家越来越重视稀土环保问题。
  环保遇阻,这对包钢稀土意义非同寻常。中铝江苏稀土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士表示,"如果把稀土比作一个人,环保核查就是相当于这个人能不能出生,至于这个人能长多大,取决于指令性计划,出口配额则关系到这个人能走多远。" 正由于环保不过关,包钢稀土至今未获得指令性生产指标和出口配额。
  利润不够治污
  对于包钢稀土环保受阻的具体原因,包钢稀土和有关部门对此讳莫如深。包钢稀土母公司包钢集团董事长周秉利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其中"原因很复杂",也与"尾矿坝等环保历史原因有关"。
  王彩凤告诉本报记者,包钢稀土由于一开始就不注重环保,背负沉重环保历史包袱,其中,矿石的放射性和灰尘是环保难题。
  据本报记者了解,包钢稀土稀土矿为混合型轻稀土矿,以氟碳铈矿和独居石为主。其中,独居石矿具有强放射性,在部分国家已经被明令禁止开采。
  不过,周秉利对本报记者否认了包钢稀土环保受阻与独居石被禁止开采有关,并认为独居石的放射性在可控范围。
  北京大学稀土材料化学及应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严纯华也对本报记者表示,"轻稀土的辐射物剂量非常低,与核辐射的后果不能相提并论,只要企业在环保方面给予足够重视,并不难达到环保要求。"
  任严纯还表示,稀土厂最麻烦的环保环节在于焙烧过程和消化过程高温转换释放出来的氟化物及气体,"是非常麻烦的","不过,只要企业在环保上肯下功夫,并不是问题"。
  包钢稀土一位内部管理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包钢稀土在氟化物及气体的处理上,"的确不符合要求"。
  包头环保部门有关人士给记者的解释则是,包钢稀土"固体废物和危险废物处理处置不规范,放射性废物大多未经处理,存在安全隐患"。
  另一个影响包钢稀土环评是否过关的因素,还有部分老院士的态度。一位包钢集团的前高管对本报记者表示,数位两院院士上书政府建议逐年减少白云鄂博稀土伴生矿开采量,原因是企业尚不具备高水平利用资源的能力,资源利用率不到10%。
  不过,包钢稀土内部对此颇有微词。包钢稀土一位管理人士对本报记者抱怨,环保部门"已到了一个吹毛求疵的地步","以前几十年造成的污染都由现在的企业来承担,等于替以前还账","那些私挖滥采的反而不用搞环评",这样做将会损害合法企业的利益。
  "如果要真正达到环保要求,包钢稀土这些年赚的钱,远不够治污。"上述管理人士表示。
  对此,周秉利对本报记者表示,包钢稀土将加大环保投入力度、提高资源利用率,并有信心最终通过环评。
    
靠天吃饭

  以环境污染为代价,以"白菜价"为优势,包钢稀土成为"全球最大的稀土生产商",轻稀土全球市场份额达80%。
  这是一个令人艳羡的市场地位,在国内,还没有一个行业像稀土资源这样高度集中。不过,包钢稀土盛名之下,却未摆脱靠天吃饭的现状。
  在一个包头市稀土企业的内部会议上,包头稀土研究院院长杨占峰直言,"我们说白了就是一个初级来料加工厂,生产方式还比较粗放,外界说我们销售利润那么多、市场份额那么大,这些指标没什么可自豪的,因为这不是有真正技术含量的价值,而是依靠白云鄂博这座矿山生存,是靠天吃饭!"
  包钢稀土年报显示,2011年,公司产品毛利率高达71%,实现收入115亿元,同比增长119%,净利润34.8亿元,同比增长363%,每股收益为2.87元,涨幅也达到3.63倍。而另一家被市场爆炒的稀土概念股广晟有色 (6000259.SH)毛利率约20%。
  参会的包钢稀土国贸公司一位负责人道出了包钢稀土高毛利率的真相,"包钢稀土在业内的高毛利率,主要得益于近几年集团输送廉价矿。"
  杨占峰认为包钢稀土仅是"加工厂"还有另一层涵义:包钢稀土本身并不拥有稀土资源,所有资源所有权归属母公司包钢集团。
  包钢稀土发展与包钢集团输送廉价稀土尾矿浆密切相关。包钢集团每年排他地、以极低的协议价格向包钢稀土供应稀土矿。由于省掉了上游开采成本,包钢稀土的毛利率一直高于其他同类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包钢集团之所以廉价输矿给包钢稀土,与我国稀土发展历史不可分割。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稀土被政府赋予赚取外汇的使命,白云鄂博矿山首当其冲,包钢稀土应运而生。由于稀土长期以来价格低廉,包钢集团给包钢稀土的协议矿价格也极低。
  包钢稀土2011年报显示,公司主要原料为强磁中矿、强磁尾矿和磁矿,从包钢集团的采购价格分别为20元/吨、12元/吨和5元/吨。即使在2011年普遍暴涨十倍以上,包钢稀土仍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获得廉价原矿。
  自2012年开始,包钢集团数年来首次提高协议价,改由更灵活且贴近市场的计价方式向包钢稀土供应原料。强磁中矿、强磁尾矿和磁矿三种矿浆的不含税价格将分别达到260元/吨、160元/吨和60元/吨,相对2011年提高幅度1200%,远远高于稀土市场价格涨幅。不仅如此,由于国家提高稀土资源税,包钢集团也将资源税转嫁给包钢稀土
  包钢稀土国贸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忠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意味着集团向包钢稀土的原材料供应价格趋于市场化,结束了长期以来的固定协议价。
  杨占峰在内部会议上表示,包钢稀土这种严重依赖资源优势令人担忧,加上环保问题,如果不加以重视并采取行动,包钢稀土的发展将受阻。
  不过,包钢稀土依然具备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稀土专营。2002年,包头市政府把白云鄂博稀土矿的开采权统一到包钢集团。2008年,随着稀土管制政策升级,包钢集团又将稀土矿产品交由包钢稀土来专营,稀土的冶炼分离产品由包钢稀土国际贸易公司来专营。
  延伸产业链之辩
  由于资源价格优惠渐失,包钢稀土欲将产业链向下游延伸。在这个过程中,由于触及民营企业利益,包钢稀土引发业内不满。
  包钢稀土总经理张忠对本报记者解释,包钢稀土已具备资源稳定供给的优势,而行业巨头向下游延伸是发展趋势,下游应用产业也是未来稀土产业核心竞争力所在。
  在上述思路下,去年至今,包钢稀土已宣布多项拓展稀土产业链的投资。4月19日,包钢稀土再度宣布下游投资计划,拟与江苏天彩科技材料有限公司等合作建设年产4000吨节能灯用稀土三基色荧光粉项目,在江苏靖江发起设立包钢天彩(靖江)科技有限公司,包钢稀土将持有包钢天彩35%股权。
  近年来,包钢稀土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展甩带片项目。2011年9月22日,包钢稀土和安徽大地熊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合资成立安徽包钢稀土合金制造有限公司,建设年产4000吨速凝合金项目。2011年11月18日,包钢稀土称,将斥资5亿元在宁波慈溪投建年产5000吨铁硼真空速凝甩带片生产线项目。
  甩带片是一种在业内备受争议的产品。因为甩带片不在稀土配额管制范围之类,但其含有30%至40%的稀土元素,很多企业生产的甩带片绝大部分用于出口,以绕过监管。
  对此,不少企业上书工信部 ,建议将甩带片纳入监管范围。一位央企老总甚至对本报记者称,包钢稀土"轻视国家利益"。
  大型稀土应用企业虔东稀土公司一位管理人士向稀土主管部门抱怨包钢稀土进军下游是"利用资源垄断地位扰乱行业秩序"。这位管理人士称,"国家要求稀土整合往大企业集团方向走,这个方向是正确的,散乱终不成气候。但这不是要你什么都去做。我上次去包钢调研,他不但要整合分离企业,还要做钕铁硼,做甩带片,做荧光粉。如果大家遵纪守法,都不用向包钢买东西了,包钢自己一年指令性生产指标,折合下来,还不够自己用。"
  实际上,包钢稀土同样存在超指令开采的嫌疑。上述虔东稀土公司管理人士透露,"每个省在向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汇报的时候,都会承诺说,我会严格执行指令性计划。但我了解的情况,北方稀土(注:北方稀土99%通过包钢稀土国贸公司出售)实际超标30%,约1.6万吨,这暴露了地方政府执行国家政策存在问题。"
  上述管理人士称,"其实你把环境搞好,把前端资源做好,就足够了,不是让你做到让民营企业无路可走。"
  虽然包钢稀土再三承诺加大环保投入,但一位接近包钢稀土的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包钢稀土环保投入金额有限,大部分资金用于产业扩张。
  本报记者注意到,虽然去年包钢稀土业绩骄人,全年实现净利润34.78 亿元,同比增长363%,但不足以支撑公司产业链延伸计划。一季报显示,包钢稀土筹资活动现金流为13.8亿元,同比增长15685%,公司解释由于经营活动现金流不足,公司增加了银行贷款,以"进行产业链延伸新建项目、扩能项目及环保项目投资"。
  对此,包钢稀土有自己的立场。李忠表示,随着国外纷纷开采轻稀土,包钢稀土的资源优势面临挑战,只有往下游延伸,增加附加值,才能建立核心竞争力。
  但上述虔东稀土公司的管理人士认为,下游产业并非包钢稀土的强项,还加剧了低端产品产能过剩,包头市政府要发展下游产业,可以引入央企或大型民企,"多余的钱应该去治污,把环境搞好。"
  内忧外患
  随着稀土整合升级,包钢稀土还遇到了来自国内外的竞争者。
  4月初,在中国稀土工业协会成立仪式间隙,杨占峰对着包钢的代表感叹,"看看今天开会坐在前排的,都是央企啊,我们不能稳坐泰山啊,不能没有紧迫感,不能没有压力啊。央企的资金实力和政策对他们的支持,不是我们全部都有的,因此,我们的行业领导地位可能会受到冲击。"
  在资源领域竞争,定价权的重要性高于资源占有量。虽然政府给予包钢稀土专营的权利,但包钢稀土目前尚不具备定价权。
  去年下半年,为稳住稀土价格,包钢稀土破例停产保价,但并未遏制住稀土的下跌之势。
  李忠表示,"市场价格不好的时候,大家都说你包钢稀土能不能少卖点货呀,稳住这个价格,我们做了,去年7月至12月份,我们基本没有销售过原料,只是将一个价格高高挂起。"
  对于市场认为包钢稀土操纵市场价格的质疑,李忠有不同意见,"从今年开始,我们只对包钢的联盟企业、体系内企业和开发区企业供矿,对体系外的企业很谨慎。但我们确实没有这个能力将市场控制好,我们控制不了价格,所以将产业链往下延伸。"
  不过,包钢稀土行业地位的最大挑战,不在国内,而在国外。
  长期以来,由于中国稀土价格低廉,迫使海外稀土生产者无利可图而关停生产线。近年来,由于我国整治稀土出口,不少海外生产商重启生产。
  给包钢稀土带来直接压力的,是澳大利亚莱纳斯公司(Lynas)投资2.3亿美元在马来西亚兴建一个目前世界最大的轻稀土提炼厂。马来西亚这座稀土厂一旦运作,每年将生产2.2万吨的稀土,能够满足大约全球三分之一的需求量,对世界稀土贸易市场格局产生很大影响。
  马来西亚民众的抗议也反映稀土污染之严重。今年2月26日,马来西亚5000名抗议者聚集在关丹,要求政府"停止污染、停止腐败",停止建设位于彭亨州关丹的稀土提炼厂。这也是针对莱纳斯工厂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一次示威抗议活动。此前的2月1日,马来西亚当局已宣布批准关丹稀土厂的临时营运执照。
  包钢稀土内部对此给予极大关注,一次饭局上,当听说莱纳斯在马来西亚的稀土厂由于遭遇民众的极力反对而暂停时,包钢稀土的一位人士表示,"这下我们松了一口气。"
  轻稀土并非中国独有,已有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仅占全球轻稀土储量的30%,但这一统计结果是在陈旧的勘探数据基础上得出来的。美国、澳大利亚、东南亚地区正在重启的稀土产能,绝大部分也为轻稀土
  杨占峰无不忧虑地表示,其他国家产能重启了,包钢稀土的生产成本未必具有竞争力,资源不具竞争力,加工成本也不见得比别人低,技术更说不上先进,包钢稀土的优势何存?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