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被瞄准的稀土

产品

工作

随机

被瞄准的稀土

发布时间:2017/03/18 资讯 标签:中国技术日本稀土浏览次数:377

中国行业,正处于新一轮整合的前夜。3月12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对外表示,为保护我国的稀土资源及可持续利用,全国稀土企业将整合组建为两至三家大型企业,但“整合方案并不一定按省来划分”。

此时,中国粗线条划分的南方和北方稀土整合工作,仍是一锅“夹生饭”。在上世纪90年代,在当时的国家经委牵头下,中国亦曾想组织稀土南北两大集团,其后无疾而终。此后多年,中国稀土产业的乱象,一直被诟病。

今年以来,受国内外需求偏弱影响,中国跌势凶猛,整体跌幅达35%。苗圩的一席话,使资本市场上稀土板块呈现“万绿从中一点红”,表现较为抢眼。

不料3月13日,美欧日三方联合就中国限制稀土出口问题向WTO提起诉讼,意图阻止中国稀土资源的整合。

中国外交部和商务部回应表示,中方将根据WTO争端解决程序,妥善处理有关磋商请求。

新一轮博弈,是否对中国新一轮的稀土整合增添变数?

联手发难

对于中国稀土产业而言,眼前的“倒春寒”似乎有些冷。

3月13日,在美国牵头下,美国、日本和欧盟于当天上午联合向WTO就中国稀土政策提起诉讼,要求中国取消对稀土出口供应的控制。

数小时后,美国总统奥巴马亲自在对华贸易问题发表讲话,并正式宣布了这一消息。

面对当今全球三大经济体的联手发难,中国稀土陷入了新一轮的博弈大战,且来势汹汹。

对于中国稀土的出口政策,美国、欧盟和日本的不满情绪由来已久。

长期以来,中国以不到世界40%的稀土储量,供应着全球90%以上的稀土份额;从2008年开始,出于对环境和资源的保护,中国稀土实行了严格的出口配额管理。2010年开始对稀土资源进行整合,意在改变中国稀土面临的被动格局。

2009年,针对稀土的贸易争端开始初露端倪。彼时,欧盟、美国与墨西哥先后将中国的原材料出口限制政策告上WTO。

尽管三方所列举的原材料未直接涉及稀土,但业界普遍认为,针对这些产品的诉讼不过是投石问路,其真正目标仍然“意在沛公”。

2010年,这种趋势开始骤然升温:2010年10月,日本驻华大使召集美、英、德、法、韩等各主要国驻华大使,要求中国在出口限制上有所缓和; 2010年12月,美国公布了“重要资源战略”,提出将与日本及欧洲各国紧密合作,以确保稀土资源的供应稳定;

之后不久,欧盟也表态,愿与日本稀土技术开发、稀土调配的国际交涉采取一致步调。

并非所有人都看好这场诉讼。

2012年3月20日,欧洲议会绿党党团副主席比蒂科费尔在《德国金融时报》上撰文,批评欧美日向WTO起诉中国限制稀土出口的举动,认为此举不明智,是在奉行冲突策略,即使胜诉也依旧两手空空,应该与中国合作。

澳大利亚稀土企业莱纳斯公司负责人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也表示,这场贸易诉讼很难获得成功;最近几个月稀土价格大幅下滑,西方这一行动显然不符合目前的稀土市场现实;而且中国开发稀土对环境造成很大影响,有充足的理由降低生产量,出口配额自然要减少。在WTO规则有中相关条款,是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

诉讼走势

在此次诉讼中,美欧日三方声称,中国稀土的出口限制措施违反了WTO规则。

欧盟委员会负责贸易事务的新闻官约翰 克兰西在给《财经国家周刊》回函中表示,中国稀土材料和其他产品的出口限制,不仅违反了国际贸易规则,同时这些措施还极大的扭曲了市场,以及牺牲欧盟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来保护(中国)国内产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3月13日回应此事时说,中国相关措施符合世贸规则。

刘为民表示,中国稀土资源占全球总量三成多,但承担着全球90%以上的稀土供应。多年来,尽管面临巨大环境压力,中国一直努力保持一定数量的稀土出口。中方希望其他拥有稀土资源国家也积极开发稀土资源,共同承担责任。

工信部部长苗圩也表示,中方将主动应诉。

根据WTO诉讼机制,中国有10天时间就这一诉讼做出回应,而且要在60天内与美国、欧盟和日本举行谈判。如果不能在这一期限内达成协议,美欧日有权要求WTO成立工作小组,对此案进行调查。

对此,商务部表示已收到美欧日提出的有关稀土出口管理措施的磋商请求,并表示将根据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妥善处理。

据众多专家分析,在两个月的磋商中,双方达成协议较为困难,成立专家组的可能性较大;而一旦成立专家组,从调查到宣布最终裁定结果,大概会持续两年左右。

“在我看来,中国此次的胜算比较渺茫。”美国国际贸易法庭执业律师黄笑生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在他看来,2012年1月底,WTO确认中国限制铝土、焦炭等9种原材料出口的行为违反WTO规则,就已给此次的稀土诉讼敲响了警钟。

当时,中国援引GATT第20条中《保护环境和可用尽自然资源例外条款》进行抗辩,而WTO裁定中国没有权力使用出口税。按照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中国可对84个税号的产品采取征收出口税的措施,没有扩展到其他产品。

“可以看出,如果中国继续以保护环境为抗辩理由,很可能会重蹈覆辙。”黄笑生律师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尽管这个规则对中国可能显得并不那么公平”。

但决不是说,中国打赢这场官司完全没有希望。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副院长屠新泉认为:“中国去年的稀土出口配额的使用率只有60%左右,表明中国的出口配额政策并未对国外稀土需求产生限制;另一方面,中国稀土的国内生产上实行了总量控制政策,对内对外一视同仁,这为中国提供了抗辩的理由和机会”。

即使败诉,也并非想象中那么可怕。黄笑生律师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只要能耗上两三年,中国做好资源整合,也算是一个小胜”。. 内部整合

3月12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公开表示,为了保护我国的稀土资源及可持续利用,全国稀土企业将整合组建为两至三家大型企业,但“整合方案并不一定按省来划分”。

面对严峻的国际出口形势,中国稀土产业需要通过内部整合提高整个产业的竞争力。

3月下旬,记者走进五集团麾下的赣县红金稀土公司大门,看不到昔日繁忙的景象,整个厂区门可罗雀;几排厂房都关上了大门,从门缝中看进去,空无一人的生产线默默躺着。

“目前处于半停产状态。”该企业一位副总说。红金稀土是五矿在参股整合的最大稀土分离企业,2010年分离产能达到5000吨,实现利润1.8亿元。而目前,该公司接到的指令性生产计划配额只有550吨,仅能满足一个月,大部分生产线因原料不足关闭。

红金稀土能拿到550吨的生产配额,在同行中算是幸运。整个赣县,只有4家企业共获得985吨的配额,其中红金拿走一半以上。

与红金相邻的,是民营的赣州永源稀土公司,其副总李祚彬说,永源年分离产能有3000吨,但只得到200吨配额,“勉强维持工人就业和工资发放”。只获得135吨配额的东磁新盛稀土矿业公司,其总经理石跃平的回答很干脆,“公司已停产、放假”。

赣州稀土行业协会秘书长赖兆添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该市稀土开采权已全部整合到了赣州市稀土矿业公司;目前,全市40多家正规企业,只有16家获得生产指标,“但多数企业是主动放弃了配额,选择观望”。

2011年以来,国内外需求偏弱,导致稀土价格猛跌;下游产业也采取持续观望、去库存甚至减产态度,导致2011年的中国稀土出口配额,一半落空。比如氧化镝,2011年最高价格曾达到约1300万元/吨,而现在只有300万元/吨,降幅超过了76%。

赣州市寻乌、定南等稀土生产县,靠近公路的稀土矿场已经全部停采,只有斑驳的山体显示着昔日的繁忙;工业园区和矿场附近的选矿厂,也多数停产。受污染而显得湛蓝的矿场积水,形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湖泊。赣州市政府一负责人说,“赣州目前稀土产业已陷于停滞”,“下一步如何整合、企业如何生产、人员如何安置、国家政策和地方经济如何协调,我们还在等待”。

赖兆添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整合前,正规生产的带票稀土精矿价格在45万元/吨左右,无票的也有30万元/吨左右;而现在,无票稀土精矿的价格却跌到13万元/吨。

2011年国庆开始,国家推出了《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一方面加大稀土环境治理力度,同时也可提高稀土环保成本,对稀土价格提供支撑,但收效似乎不显著。

3月12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关于稀土整合的表态,无疑是给萎靡的稀土市场注入一针强心剂。

整合停滞?

“目前整合政策在具体措施上还不完善,在监管上基层管理难于执行。”赖兆添说,“非法生产还有生存空间”。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赣州市采访时,认识了一位稀土业内人士张先生。张透露说,13万元/吨的无票稀土精矿,按政策在路上运输是非法行为,“但你每吨大约交2000元的罚款就可能OK了”。

“随着稀土价格潮落,更多企业会出现资金危机。没有原料存货和资金实力的企业,也许会选择铤而走险,参与到违法经营行列中。”赣州永源稀土有限公司董事长蔡运源说。

2011年四季度起,国内部分大型稀土企业呼吁,应启用稀土专用发票,对稀土实行和专营,类似烟草,借助专用发票打压“不带票”的稀土,迫使稀土价格回暖。

而此举是否会奏效,还有待观察。

在南方的离子型重稀土区,大型企业间正激烈争夺整合权。这使得南方的整合,还没有重大进展。

北方一直是以稀土[69.40 3.95% 股吧 研报](600111.SH)为主。按计划,内蒙古自治区将整合区内35家稀土企业,其中包头市23家,整合主导者是包钢稀土(600111)。

但包头市达茂稀土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乔桉告诉《国家财经周刊》记者,“原先的关停整合措施,可能要有调整”。

“我们活得很好。”包头市福生稀土冶炼厂总经理王智明说,“我认为包头的稀土整合有可能失败”;而包头市金豪稀土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喜平则对此表示“谨慎”。他认为,包头稀土整合目前虽陷停滞,但这毕竟是大势所趋。

孙喜平认为,“不久可能出台的稀土专用发票政策,虽对非正规的小企业依然难以控制,但中等规模的正规企业,可能再次成为被整合的主要对象”。包头市经信委一位负责人说,自治区是否改变了先前的整合政策,目前还未收到正式文件。

稳中求进

“由于整合政策有待进一步出台,稀土市场又持续低迷,下一步稀土产业整合还需要等待政策和市场的变化”。中国五矿集团一名高管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五矿已经在南方各省通过参资入股形式,整合了部分稀土企业。

中铝稀土板块一位高管亦表示,中铝稀土业务刚起步,“希望稳中求进,经营重点还是放在稀土矿产开采上;分离冶炼能力暂不考虑扩张”。 “稀土整合在经历个前期迅猛推进后,随着稀土价格低迷和地方利益的软性抵制,目前整合进程已经减缓,甚至停滞。”中国稀土学会秘书长张文安说。

张文安等人认为,以五矿、中铝为代表的各大企业,在前期稀土整合中已获得部分稀土资源或未开采的储备,足以满足现阶段的生产需求。 “即使大型企业获得更多的资源,由于产能和矿产资源保护原因,也无法开采,反而要承担更多的整合、管理成本。”包头市经信委一位负责人说,“各大企业并不急于扩张”。

避免整而不合

进入2012年,以地方为主导的稀土整合却在加紧进行。

2012年2月底,以广东省国资委、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为投资主体的广晟稀土集团成立;而今年“两会”,福建代表团也传出厦门钨业[42.21 2.43% 股吧 研报](600549.SH)牵头整合福建稀土行业的消息。

赣州稀土矿业公司一负责人透露说,“目前,地方稀土企业集团旗下各企业在产权上还是独立的,财务、人员和经营上各自负责;地方稀土企业集团实质上只是一个挂牌公司,充当管理和贸易公司的角色,并不具备实际的生产能力和统一经营权力”,“整而不合”。

孙喜平表示,稀土产业整合目前最缺乏的,不是资金和管理能力,而是政策。“对小企业实施整合甚至关停,应该像对待拆迁那样,进行合理的经济补偿与人员安置。”

国土部经济发展研究院研究员陈甲斌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中国的矿产产业和资源保护,一度缺乏长远战略规划。在稀土产业爆发式发展和稀土价格高企的阶段,没有相应的法律和制度考虑到今后的产业升级和资源保护,更谈不上相应的资金保障”。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