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昌九生化遭监管四问 姚伟龙否认参与赣州稀土借壳

产品

随机

昌九生化遭监管四问 姚伟龙否认参与赣州稀土借壳

发布时间:2017/03/05 资讯 标签:上海稀土浏览次数:356

     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赣州稀土”)终于挑中威华股份(002240.SZ)拟借壳上市,但这场大戏并未谢幕。

  在威华股份停牌之前,持有其500万股的中海信托-浦江之星12号集合资金信托(下称“浦江之星12号”)因为公开资料中出现的投资总监姚伟龙与曾任赣州稀土副董事长、现任昌九生化(600228.SH)董事长姚伟彪的名字仅一字之差,而被市场广泛质疑内里有内幕交易之嫌。11月10日,本报记者独家联系上“神秘人物”姚伟龙,他否认了相关传闻。
  
  但无论如何,昌九生化如今面临的股价雪崩惨境,与其在被借壳问题上一直以来的暧昧其词分不开。据其上周末公告,上交所已于11月7日向昌九生化下发问询函,四问其有关资产重组等问题。
  11月11日,除了6日停牌,昌九生化已连续第5个交易日跌停;威华股份当日因股价异动停牌,此前已连续5个交易日涨停。
  据威华股份公告,2013年3月底,浦江之星12号作为新晋前十大流通股东之一,持有252万股威华股份,占流通股比例0.84%。到第二季度,在4月16日停牌之前仅有的9个交易日内,浦江之星12号继续加仓。截至6月底,浦江之星12号持有500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1.7%。与此同时,华润深国投信托-民森H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查询信托产品)(下称“民森H号”)于前述9个交易日内买入威华股份,截至6月底,持有190.67万股,占流通股比例0.65%。
  有投资者发现,浦江之星12号的部分资料显示,其投资顾问为上海佳亨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佳亨”),投资经理为姚伟龙。而姚伟龙这一名字,与曾任赣州稀土副董事长、现任昌九生化董事长姚伟彪的名字仅一字之差。后有网络传闻称,两人为本家堂兄弟关系,均系江西省玉山县人,因此浦江之星12号涉嫌内幕交易。
  此外,由于威华股份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财务顾问是招商证券,而姚伟龙曾于2006年任职招商证券证券投资部副总经理,这似乎又加重了嫌疑,姚伟龙一时成为这宗借壳案中的“神秘人物”。
  11月10日,本报记者联系上了在国外的姚伟龙。姚伟龙否认了相关网络传闻:“我在2009年辞职后就在国外定居,不再投资国内任何市场,并未关注国内新闻,却莫名其妙变成了‘神秘人’。”
  “我是广东人,并不是江西人,与昌九生化董事长一点关系都没有。”姚伟龙表示,他确实曾在2006年到2009年之间在招商证券证券投资部任职,但这不能说明招商证券的业务发展跟他有关系,何况他已是一个离职数年的员工。
  事实上,上周末昌九生化亦公告称,姚伟彪至今不认识姚伟龙,与姚伟龙亦并非堂兄弟关系,经亲属核实,姚伟彪出生地(村)没有名叫姚伟龙的人。
  姚伟龙与昌九生化董事长姚伟彪的关系得以澄清,但是,浦江之星12号对威华股份的投资是否与姚伟龙相关?
  据公开信息,发行于2009年3年9日的中海信托-浦江之星12号,与发行于2010年5月28日的中海信托-浦江之星12号(二期),其投资经理均为姚伟龙。
  “浦江之星12号买入威华股份与我无关。实际上,我从未实际参与浦江之星12号的投资。”姚伟龙解释道,浦江之星12号是结构化产品,2010年,该产品负责人考虑发行阳光化产品,需要完善对外路演资料,想挂他的名字作为产品投资经理,他作为朋友答应了此事。
  姚伟龙称,除了2010年曾经挂名,他与浦江之星12号的另一番联系发生在2012年4月份到8月份之间,当时他考虑回国重新工作,从国外到上海,参与上海佳亨发行阳光化产品的筹备。但后来产品未能如愿发行,他就离开了上海佳亨。
  “在2012年的那几个月,我也没有参与实际投资,主要是负责公司运营与长远规划。我8月份离开,是因为工作条件不成熟,与威华股份重组也没有什么关系。”姚伟龙表示。
  11月10日,一位上海佳亨内部人士向记者证实,浦江之星12号的实际投资与姚伟龙确实并无关系。
  浦江之星12号为什么会“精准”买入威华股份?该内部人士表示,“公司有自己的投资逻辑”,此外未肯透露更多。
  “浦江之星12号、民森H号,还有其他精准买入的个人股东确实值得怀疑。但一般的投资者很难找到直接证据,如果真要查清楚,得看监管机构的态度了。”一位关注赣州稀土借壳事件的资深资本市场人士表示。
  昌九生化长期高企的股价瞬间雪崩。截至11月11日,除了6日停牌,昌九生化已连续第5个交易日跌停。
  “现在昌九生化很尴尬,稀土重组预期支撑的股价狂跌,而单从基本面看,难说何处是底。”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
  监管层已关注到公司变局。据昌九生化上周末公告,上交所已于11月7日向昌九生化下发问询函,四问其有关资产重组等问题。昌九生化则回复上交所称,其信息披露并无问题。
  “上交所很少给上市公司发问询函。现在昌九生化的市场反应太过激烈。”前述资深资本市场人士表示,造成这一惨剧,一部分原因是市场依据联想下注,一部分原因是公司在被借壳问题上的信披存在问题。
  11月11日,本报记者联系上昌九生化董秘张浩,他以开会为由未接受采访。
  “赌重组原本就风险很大,投资者愿赌服输。但是上市公司昌九生化是否参与‘做局’,是否从中牟利,或者信息披露是否充分,是值得严查的问题。”前述资深资本市场人士称。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