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广东河源稀土矿盗采不绝 致水土森林严重破坏

产品

随机

广东河源稀土矿盗采不绝 致水土森林严重破坏

发布时间:2017/04/07 资讯 标签:中国回收手机电池稀土浏览次数:316

 广东河源稀土矿盗采不绝 致水土森林严重破坏
         
               10月27日,和平县优胜镇,偷采者在调节山坡上的硫酸铵溶液阀

  广东河源稀土盗采不绝 市委书记怒斥不法分子

  打开谷歌卫星地图,将显示比例调至“1:200米”,在粤赣交界的韶关、清远、河源、梅州、汕尾等稀土矿产区,就不难发现,在青绿的山林中散布着星星点点的白色“伤疤”……

  这是稀土矿盗采对环境破坏的一个缩影。

  被称为“工业味精”的稀土,广泛应用于尖端军事、电池材料、催化剂、LED荧光粉等领域,目前几乎是无可替代的“工业黄金”。而重稀土几乎是中国南方独有的资源,只分布在江西、广东、广西、福建等地。广东仅次于江西,是中国第二重稀土大省。

  稀土矿作为战略性资源,被我国列入限量开采行列。但近年来,随着国际暴涨,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韶关、清远、河源、梅州、汕尾等地,非法盗采稀土矿愈演愈烈,虽经多次整治,却依然屡禁不止。

  今年8月,河源市决定进行为期三个月的专项整治,对于举报非法采矿的给予最高4万元的奖励。但南都记者暗访调查发现,整治风暴之下,河源市和平县和龙川县一些乡镇仍有人顶风作案,盗采稀土矿。

  “他们为了个人利益,用暴力强制性非法开采,没有顾虑村民们的生死存亡……”河源市和平县长塘镇一位村民忧心忡忡地说。

  水土流失,植被破坏,水源污染,农田无法耕种……盗采矿点周围的村民说,非法盗采稀土矿,所带来的不仅是环境破坏,还有黑恶势力插手其中,导致社会治安恶化。今年7月和10月,某镇就发生两起枪击案。

  暗访现场

  盗采两年多 村民农田绝收

  地点:和平县大坝镇龙狮村银溪村

  进出龙狮村的乡村小道上,上百辆泥头车来往穿梭,络绎不绝。在龙狮村,有一个占地上千亩的大型瓷土矿开采点。在谷歌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晰看到,数十个开采后形成的白花花的山头,裸露在青翠的山峦中,格外刺眼。

  这些装满瓷土矿的泥头车,早已将水泥路面碾得粉碎。

  南都记者来到银溪村时,村后的山坡上机器轰鸣,几名工人正在打炮眼,几乎半个山坡都已经被炸开。半山腰上有两个稀土矿洗矿池,盛满青绿色的矿液,旁边堆放着大量开采稀土矿所需的化学药品“硫酸铵”。附近山坳里的一块平地上整齐排列着数十个堆矿池,旁边有几个小窝棚。

  这是一个采用堆浸法开采稀土矿的非法采矿点———将发现有稀土矿的山体表层泥土剥离,把含稀土矿较多的土层搬运堆放在一起,注入硫酸铵溶液,再把渗出液收集起来,加入草酸,沉淀就可获得稀土

  一名青年男子看见记者到来,迅速躲进小窝棚里,随后传出对讲机大声的呼叫。紧接着,山坡上几名正在装填炮眼的工人慌慌张张骑上摩托车,迅速向山下逃去。

  山脚下是村民的房屋和稻田。开采后的大量砂石堆放在陡峭的山坡上,随时都有滑落的危险,最近处距离村民房屋只有十几米远。

  山下村民告诉南都记者,这个采矿点已经开挖了两年多。今年发洪水时从山上冲刷下来的砂石曾涌进村庄,流入村民家里,堆积了半米多高。他们担心,万一遇上连续暴雨,山坡上堆放的砂石经过浸泡极易形成山体滑坡或泥石流。

  “那时候,我们恐怕连跑都跑不了。”一位村民说,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稀土采矿点,也是同一个老板在开采。

  还有村民反映,那些采矿后的废水,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流进山脚下的农田里。因为含有硫酸和草酸,导致稻谷等农作物严重减产甚至绝收。

  炸毁矿点旁 又修新矿点地点:和平县长塘镇阳坑村

  谷歌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晰看到,在长塘镇阳坑村通往苗竹坪路

  旁山林中有十几个青绿色的圆形物体。据知情人报料,那里曾有一个巨型的非法稀土矿开采点,那些圆形物体就是开采稀土的洗矿池。

  10月26日下午,南都记者在一个村庄背后的小山头里找到这个矿点。它修在半山腰上,由十几个直径达四五米、深约三四米的圆形大坑组成,目前已经荒废———早前当地政府接到附近居民举报后,进行了查处并将这些洗矿池炸毁,旁边一些窝棚也已经被拆除。

  洗矿池最后的排水管伸向山脚下的小溪。那些洗矿后的废水当年就被直接排放到这小溪中,流向下游的村庄和农田。(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矿坑旁,几条输送矿液的塑料水管直通山顶。沿着已经坍塌滑坡的山坡,记者爬上山顶。只见山体上被密密麻麻地打上了茶杯大小的小洞,里面插着一根塑料管,上面有一个水龙头,通过横七竖八的塑料水管,最后连接到山顶的两个大坑里—————这是另一种被称为原生采矿法的稀土开采方法。是指在山体上打洞,将加了硫酸铵的水直接灌注到山体里,就可以将泥土中的稀土矿溶入水里,然后再在山底打洞收集引入洗矿池,再放入草酸就可沉淀生成稀土,晒干后即可出售。这两个大坑,就是用来往水里加入硫酸铵的。

  站在山顶,南都记者发现,对面几个山头的丛林中还隐藏着三个巨大的采矿池。

  这时,一名20多岁的青年男子骑着摩托车赶了过来,围着采访车转了一圈,迅速掉头离去。当南都记者来到对面山脚时,发现在这里挑砂石修路的几名妇女已经不见踪影。

  沿着这条尚在修整中的山路爬到山顶,一个正在修建中的采矿点出现在南都记者面前。山顶树丛中,搅拌硫酸铵药水的池子已经建好;山坡上,正在密密麻麻地安装铺设输送采矿药水的水管;山脚下,一个大型的洗矿池也已完工。

  拍照完毕,记者准备返回时,那名青年男子拦住了记者去路进行盘问。

  废弃矿山盗采依然

  地点:和平县优胜镇新联村

  在谷歌卫星地图上,很容易找到优胜镇新联村———在那里,大片非法盗采稀土矿后留下的荒芜山头,光秃秃一片。10月27日上午,南都记者驾车来到这里。站在一个废弃的矿点上,南都记者听见对面山头传来柴油机的轰鸣声。循声望去,一个洗矿池出现在对面山脚下,密密麻麻的水管直通向对面山头。几名工人正在上面忙碌,有人正在操弄矿液,有人在调节山坡上的硫酸铵溶液阀。

  南都记者赶到对面山头,刚刚还在作业的工人已经不知所终。现场遗留下两辆摩托车、两顶草帽和一把铁铲。柴油发电机还在轰轰作响,被抽取上来的矿液哗哗流进洗矿池里,几袋用以从矿液中浸出稀土的草酸堆放在旁边。洗矿后的废液被直接排放在山头上。

  记者遭到拦截 警察解救脱身

  地点:龙川县车田镇石合村当风岭

  石合村当风岭在卫星地图上,已经成白茫茫的一片。南都记者看到,这个采矿点占用了好几个山头,已经开辟出了近百个堆矿池。大量工人正在堆矿池旁挑土堆矿。

  很快有人发现了在山头上拍照的记者,那些工人迅速四散向山下逃去。记者进入采矿点,发现里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拍照完毕,记者离开时,一辆摩托车突然横在下山的道路中间,随后十余人围到车前,堵住去路。要求查看记者身份并删除全部照片。

  僵持了半个多小时,记者报警并向河源市政府求助后,车田镇政府及派出所人员赶到,才将记者安全带离现场。

  盗采恶果

  难愈的伤疤

  山腰树木几乎被崩塌的山体掩埋,关闭十多年的矿区仍寸草难生,复绿不得不从其他地方运来土壤。

  河源市当地有关官员告诉记者,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当地就曾有企业开采过稀土矿,但由于当时市场价格低廉,先后倒闭。近年来随着国际稀土价格暴涨,在暴利驱使下,盗采案件又开始不断涌现。

  盗采者往往采用最原始、最简单的堆浸法和池浸法开采稀土———剥离山体表面,将含稀土矿较多的泥土挖起堆放在一起或放入堆矿池中,用硫酸铵水浸泡,就可将泥土中的稀土元素置换到浸泡液中,再在浸泡液中加入草酸,沉淀后晒干后就可以得到稀土

  这种开采方法,几乎就是一场搬山运动。直接破坏山体植被,带来严重水土流失。据报道,池浸工艺每开采1吨稀土,要破坏200平方米的地表植被,剥离300平方米表土,造成2000立方米尾砂,每年造成1200万立方米的水土流失。这种开采方法资源浪费严重,稀土回收率一般不足一半,低者甚至仅有25—30%。

  稀土专家王国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池浸(或堆浸)工艺开采稀土获得的全部销售收入,根本不足以弥补恢复植被和生态环境的费用。2005年,江西就已经明令禁止采用堆浸法和池浸法开采稀土矿,但在广东境内,一些盗采者为了降低成本仍然采用这种方法。

  这种采矿方法的恶果显而易见。站在优胜镇新联村采矿点的山顶,可以看到,矿区中间的一些山沟里流淌着黄泥水,雨水冲漏下去的泥土正慢慢将山沟填平,崩塌的山体几乎要将山腰一些残存的树木掩埋。

  山上一名正在作业的工人告诉南都记者,浸泡后的泥土因为含有大量硫酸和草酸等物质,草木很难生长。这个矿区是20多年前开采形成的,十多年前关闭,但现在仍然寸草难生。目前,当地计划在这里建设一个“海空生态体育运动俱乐部”。为了对飞机跑道两侧裸露的土地植草进行绿化,施工单位不得不用车从其他地方运来土壤。

  这样的情形,在和平县长塘镇、彭寨镇、贝岭镇和龙川县车田镇等地,均广泛存在。那些早年开采稀土矿所形成的大片采矿区,已经成为一个个难以治愈的巨大伤疤。有些地方已经采取措施进行植树复绿,但南都记者现场看到,几乎所有这些地方都还是荒漠一片,种下的树苗和小草不少已经枯死。

  新工艺隐忧

  这种方法不用开山挖土,只需在山顶打一些小洞,更加隐蔽,硫酸铵进入地下水危及当地饮用水源。

  今年8月,国土资源部下发通知,坚决取缔南方离子型稀土池浸和堆浸工艺,全面推行原地浸矿工艺。

  所谓原地浸矿工艺,是指在山体上打入一些小洞,插入水管,然后直接将含硫酸铵的水灌入山体之中,再在山脚下收集浸出的含有稀土元素的浸出液,再加入草酸,沉淀之后就可生产出稀土。这种工艺,被认为不开山挖土,不产生固态废弃物、不造成水土流失、不占用耕地和土地、不破坏植被、无土地荒漠化,从而得到国家推行。

  事实上,这种原地浸矿工艺,近年来也开始被广东境内的一些盗采者使用,他们称之为原生采矿法。曾参与盗采稀土矿的吴兴(化名)告诉南都记者,相对于池浸和堆浸,原生采矿法成本更高,工艺更难掌握———掌握不好,浸出液可能从其他地方流走,无法回收。所以一般盗采者不愿使用。但因为这种方法不用开山挖土、破坏山林,只需在山顶打一些小洞,更加隐蔽,不易被发现,为了躲避打击,这两年一些盗采者也纷纷开始采用这种工艺。

  但他同时指出,原生采矿法表面看来,不用开山挖土,解决了水土流失问题,但实际上,在具体生产过程中,如果没有处理好,生产过程中的硫酸铵就会进入地下水,污染地下水源。而山区的居民,往往打井取水,使用地下水作为饮用水源。其潜在危害更加不容忽视。

  “村民们在新年时连水都没得用,老人更是无奈,连生活用水都需要到山上去提,而且那些水还没有经过消毒……”今年春节期间,河源市和平县长塘镇黄沙村一位回乡过年的村民在网上发帖,控诉非法采矿破坏了当地饮用水源。

  硫酸铵长期使用还会导致土壤酸化板结,不利草木和农作物生长。南都记者在多个盗采矿点都发现,那些被灌注硫酸铵溶液的山坡上,植被稀少,渐成荒芜之势。不过也有政府官员解释称,那些含稀土矿的山上都会这样。

  几乎所有非法采矿点,洗矿后的废水都没经过任何净化处理,就被直接排放。这些携带浓度极高的草酸、硫酸铵的废水,从山涧的小溪和沟渠直接流入山下的农田、鱼塘和河源之中。

  和平县大坝镇银溪村一位村民告诉南都记者,草酸有毒,流过的地方,草木变枯,鱼塘中鱼虾死亡,甚至鸡鸭喝了被污染的水也被毒死。用被污染河水浇灌出来的水稻,虽然疯长却打不出稻谷。

  非法采矿点附近的居民说,采矿的老板大多来自外地。他们采矿挣了钱,环境被破坏后,却要让当地村民来承受。

  “再也不能这样搞下去了!我们不能只顾眼前,我们的子孙后代还要在这里生活!”吴兴说,很多人采矿发财后,都搬到了外地。目睹盗采稀土矿对村民生活所造成的种种危害,让他强烈意识到,“再也不能这样干下去了!”

  恶化的治安

  黑恶势力扬言:谁敢来矿点闹事就要谁的命。今年7月和10月一个镇因非法采矿纠纷发生两起枪击事件。

  “我们是河源市和平县贝墩镇河溪村群众,曾多次向省、市、县举报贝墩镇河溪村违法开采稀土矿一事,但至今仍无人过问,现再次向有关部门举报:贝墩镇河溪村中村路口(河溪增坑塘)稀土矿点自2008年3月以来,未经国家批准,一直大规模违法公然开采。江西老板勾结地方黑恶势力,目无法纪、大肆开采,造成水田污染、山体滑坡、水土流失,国家稀土矿产资源流失,严重破坏群众利益和国家利益。广大群众满腔义愤,河溪村委、群众多次派出代表向省、市、县有关部门反映多次,却一直无济于事。江西矿老板仗着腐败官员的淫威,矿点由黑恶势力把守,扬言:谁敢来矿点闹事就要谁的命,软硬兼施威胁群众。2011年1月23日晚上,河溪稀土矿出货四车(农用车)共计10多吨,不法分子胆大妄为,在当地恶势力(共有二三十人、五六辆小车)拦路放哨,护送出县……”

  这是今年2月23日,河源市和平县贝墩镇河溪村村民在网上发布的公开举报信。吴兴表示,这种情况在那些非法采矿点极为普遍。这些非法采矿老板大多与当地黑恶势力有染,一些非法矿点的老板本身就是当地黑恶势力,他们召集当地地痞流氓帮助“站岗放哨”。

  吴兴说,那些非法采矿点大都安排专人在进出路口放风,见陌生人进入,就会通过对讲机通知里面的作业人员迅速撤离,对进山干活的农民也会进行驱赶。他们发现哪座山上有稀土矿,如果山主不愿出售他们就上门威胁。若村民举报,他们就打击报复。

  河源当地一位官员对此忧心忡忡地表示,非法稀土矿点,不仅破坏环境,还造成一些地区治安恶化。今年7月和10月,当地一个镇里已两次因非法采矿纠纷发生枪击事件,一起是老板争夺矿点,开枪误伤居民;一起是老板争矿,打死一人伤三人。

  整治风暴

  河源市委书记陈建华怒斥“不法分子发财、村民利益受损、水土森林破坏、政府出钱领罚,全社会无不深恶痛绝”。

  针对日益猖獗的稀土矿盗采浪潮,今年以来,河源当地居民纷纷通过“奥一网络问政平台”、河源“公仆信箱”和“公仆微博”等渠道,向广东省和河源市有关部门及领导进行反映,引起了河源市委市政府重视。

  今年8月,河源市启动以县为单位的打击非法开采矿产资源行为专项整治行动。和平县长塘镇、优胜镇以及东源县、紫金县、龙川县等地一些被举报的非法稀土矿盗采点,相继被当地政府查封捣毁。河源市政府也组成督查组,到各县督查打击非法盗采稀土矿工作。

  “前段时间对和平非法开采稀土问题进行了多方面的摸底和探讨。目前的整治是动真格,敢碰硬的,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希望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请大家发现有开采的矿点,直接把情况发短信通知我,目前这是最有效的形式之一。我的手机号码13318233888。谢谢。”今年8月16日,和平县委书记蓝岸,在微博中公布自己的手机号码,接受群众举报。

  “不法分子发财、村民利益受损、水土森林破坏、政府出钱领罚,全社会无不深恶痛绝。”河源市委书记陈建华在微博中概括盗采稀土矿的罪状说,“依法取缔非法开采矿山,和平县带了一个好头,请各县区长负起责任,此事考验行政首长的执行力和管治能力。”

  2011年9月8日,河源市政府专门召开常务会议审议通过《河源市举报违法采矿奖励规定》,明确规定:“为充分调动广大群众保护矿产资源的积极性,广泛发动社会力量举报违法开采矿产资源的行为,举报人举报违法采矿每宗可获得奖励4000元至4万元。”同时规定河源市、县国土资源部门均设立“12336”举报服务中心,由专人负责举报违法线索的受理、处理、督办工作。

  “整治矿产资源违法开采进入一个新的阶段,重奖举报人并严格为之保密。查实一次举报,最高可得4万元奖励,两次奖励金已够农家建房之用。同时严格执行问责制度,对非法采矿老板和相关责任人依法依纪依规处理。一定要雷厉风行。言必行,行必果。取信于民。”陈建华对此在公仆微博中写道。

  9月20日上午,在河源市打击非法开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中,河源市委书记陈建华再次表态:“要以铁的决心打好打击非法采矿专项行动这场硬仗,以铁的手腕严厉打击非法开采矿产资源行为。”

  根据河源市有关部门此前通报,此次专项整治行动,河源市已关闭非法开采矿点104个,抓获涉嫌非法采矿者6人,网上通缉5人。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