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闽清深山暗藏无证非法矿场 村民疑是盗采稀土

产品

随机

闽清深山暗藏无证非法矿场 村民疑是盗采稀土

发布时间:2017/05/16 资讯 标签:稀土浏览次数:329

 记者采访途中,遭两个“文身男”驾车拦路20多分钟,直到见记者报警才离去

 

闽清深山暗藏无证非法矿场 村民疑是盗采稀土

 

场的唯一入口,立着一扇木门,旁边挂着“道路塌方禁止通行”的提示牌

 海峡都市报 9月26日讯(记者 涂明/文 黄孔瑜/图)

关注理由:近日,闽清县坂东镇有个传闻:该镇柯洋山上藏着一个盗采的矿场,稀土提炼时的化学物质排放到附近村庄,污染水源,许多鸭子中毒死亡。
   21日,记者驱车到达柯洋山。由于报料人不愿现身带路,记者只能在山中四处搜索,边走边问。突然,一辆黑色凯美瑞出现在狭窄崎岖的山路上,拦住本报采访车的去路。车上坐着的两名手臂有文身的男子问记者:“来干什么?采访到了什么?”直到见记者报警,堵路20多分钟的两人才离开。

24日,记者再次来到柯洋山,由坂东镇一副镇长做向导,攀行近一小时的山路,终于找到传闻中的非法矿场,但整个矿场空无一人。

这名副镇长说,该矿场作业约有两个月,村民怀疑是稀土矿场,工人则称是黏土矿场,目前尚无法确定开采何种矿物。传闻中所称矿场排污污染水源、造成鸭子大量死亡并不属实。

村民报料称,矿场废水污染水源

9月中旬,闽清县坂东镇塘坂村村民拨打本报热线968111反映:该镇柯洋山一山头有10多个人在夜间偷挖稀土,提炼稀土的废水直接排到下游的塘坂村和仙下村等,造成村民饮用水被污染,成群的鸭子死亡。该村民说,他知道矿场的具体位置,愿意带路。

9月21日,记者驱车来到闽清县坂东镇,与报料人联系,对方表示他有事不便出来,无法带记者上山。

随后,记者来到坂东镇塘坂村。该村许多村民说,传闻在柯洋山——塘坂村与仙下村交界处的一座山,山头有人非法盗采稀土,污染了饮用水源,并导致溪里的鸭子和鱼大量死亡。不过,他们没上去过,不清楚矿场的具体位置,无法带路。当被问及村里是否通了自来水时,这些村民说通了。

因为无人带路,记者只得边走边问,沿狭窄崎岖的山路开进柯洋山。因对路不熟,在山中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有人知道去路:矿场要从狮公庙附近的路口进去。

记者来到狮公庙,看见一条小路路口有扇大木门,木门用铁链拴着。正巧,一辆小车在木门前停下,驾车的男子解开铁链,准备开车进去。记者问他去矿场的路是否要从该路口穿过,此人愣了一下,摇头说不是,指了指对面的山麓,说在那一头。不过,此人一直不肯告诉记者详细的路径。事后记者才发现,此人将路指错。
   闽清深山暗藏无证非法矿场 村民疑是盗采稀土

 

 

一辆凯美瑞小车拦住记者去路,车牌用迷彩布包着,两个男子坐在车内不断打电话,随后又来了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子。后面的一些车也被他们堵了。直到见记者报警,他们才离去

两“文身男”驾车,拦住记者去路

记者按该男子指示的路径行进,过了几分钟,对面突然冲来一辆黑色凯美瑞小车,堵住记者的去路。车上两名男子都戴着墨镜,手臂上有文身。该车的车牌用迷彩布包着。

见此,记者下车,敲凯美瑞的车窗,询问其为何堵路。对方不应,也未摇下车窗,而是在车内不停地打电话。很快,一名手臂有文身的男子骑着一辆摩托车前来。

记者回到采访车上,立即报警。就这样僵持了10分钟左右,堵路车辆的驾驶员下来,上前问记者:“你们是来干什么的?”记者回答,来采访山中开采稀土的矿场。他又问:“你们采访到了什么?”记者回答,在去矿场的途中被他们堵了,希望他们赶快把车开走,让一条路出来。此人说:“我问一下老板。”便回到车上打电话。

又僵持了10多分钟,凯美瑞副驾驶室的那名中年男子接了个电话,立即下车,与骑摩托车的“文身男”换车,先骑摩托车离开。之后,凯美瑞车辆从本报采访车旁开过,离开了。

记者驱车往山下行驶,过了几分钟,遇到坂东派出所的警车。该所的警察说,他们接到110指挥中心指派,说记者被陌生人困住,因指挥中心接线员未说清楚,他们在山下的村庄转了几圈,未发现记者,便上山来寻,因而迟了。

该所民警称,在山脚下,他们扣了一辆遮挡号牌的奥迪A4,怀疑与堵路的凯美瑞是一伙的。
    闽清深山暗藏无证非法矿场 村民疑是盗采稀土

 

 

矿场已建起好几个大池子,而被挖得露出黄土的山坡,覆盖着黑色遮阳网

矿场空无一人,挖有多个大池

9月21日傍晚,记者在坂东派出所向警察叙述了采访途中遭不明身份人员围堵的经过。该所民警叫来坂东镇副镇长王炜,说他分管该镇国土、城建的工作。王炜称,该矿场无证非法取土已有两月,他多次上山查看,因矿场未开始作业,不知开采何种矿产。记者提出让王炜带记者前去这个非法矿场,对方表示,天色已晚,山路难行,下周一带记者前去。

9月23日上午,记者与王炜以及闽清县政府有关人士联系,提出让他们带记者前往。对方表示,因下雨山路泥泞湿滑,过一两日再去。

9月24日上午,记者来到坂东镇政府,副镇长王炜带路,采访车进入柯洋山。在狮公庙附近的路口,记者下车,沿崎岖泥泞的山路步行了30多分钟,终于找到了传闻中的非法矿场。

整个矿场空无一人。

矿场坐落于接近山顶的山边上,占地约1亩,有几个大池子,旁边堆放了许多包硫酸铵,PVC管直通山体内,另一端连接大池子。矿场里有个小棚子,里面摆了台设备,棚子外还有几盏电灯。

王炜介绍说,该矿场未办采矿证非法取土,属无证开采。两个月前,他就接到村民反映前来查看,当时水池还未开挖,也没人在现场。村民反映说,这些人通常在夜间作业。后来,他与其他乡镇干部又来了几次,剪断了该矿场的电线,并砸断了PVC水管。
    

 

闽清深山暗藏无证非法矿场 村民疑是盗采稀土

 

大片的山体被破坏

副镇长:是否挖稀土难确认,水源未被污染

该矿场是否盗采稀土矿?王炜说,目前尚无法确认。他解释说,虽然村民反映该矿场是稀土矿,而且发现现场有几个大池子,还有提炼稀土的原料之一硫酸铵,但仍不足以证明该矿场是在提炼稀土。因为提炼稀土除了硫酸铵外,还需要其他多种化学原料,但现场却没有。更重要的是,他们在现场未发现稀土的半成品,所以无法得出结论。

王炜还说,矿场的工人称,他们未提炼稀土,是开采山上的黏土和高岭土,挖出来后运到山下,卖给瓷砖厂。

那么,该矿场有没有污染柯洋山下附近村庄的水源呢?王炜说,他曾随闽清县相关部门到附近村庄的水源取样检验,发现山下塘坂村和仙下村的水源水质指标正常。至于村民反映的死了很多鸭子,其实只是死了四五只,且溪水中的鱼无任何异样,排除了鸭子因水质污染而中毒死亡的可能。更关键的是,矿场周边并无水流,而且矿场并未排污,且从矿场到山下距离很远,开车要走40分钟,所以“矿场排污污染村庄水源”的说法并不成立。

闽清县政府有关人士表示,他们将与坂东镇政府组成执法队,于近期到现场进行取缔,剪断矿场的电线和水管,用挖掘机把水池拆毁填埋,并将矿场与外界的道路封死。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