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深山暗访打击稀土盗采怪现状:越打击越猖獗?

产品

随机

深山暗访打击稀土盗采怪现状:越打击越猖獗?

发布时间:2017/05/15 资讯 标签:中国科学稀土浏览次数:281

 

深山暗访打击稀土盗采怪现状:越打击越猖獗?

工棚内人去犬吠。

深山暗访打击稀土盗采怪现状:越打击越猖獗?

漫山遍野皆是网状酸液管道。

深山暗访打击稀土盗采怪现状:越打击越猖獗?

山间的洗池。

  在新丰县遥田、沙田两镇,矿虽属盗采,但其实是个公开的秘密。这里出产的稀土品质极好,在网上都有公开出售的联系电话,一时被坊间称作“地下稀土之都”。并且,经过十数年的“产业升级”,不少采矿点已经摒弃原有的“池浸泡矿法”,代之以效率更高、隐蔽性更强的“管道浸析法”,漫山遍野皆是网状酸液管道,编成硕大鸡笼状倒扣于数百亩的山头,情形壮观。

  而耐人寻味却又极不合逻辑的是,自去年底至今,作为全国161个重点矿区之一的新丰县,举全县之力,联合8个部门,开展了号称有史以来最大力度整治非法稀土矿的“飓风行动”,而恰恰就在这次行动中,新丰的稀土盗采也达到了空前猖獗的程度:南方日报记者仅在2月13、14日两天,便在遥田、沙田两镇发现非法稀土矿点30多个。

  打击不力,究竟是地偏难治?抑或监守自盗?新丰县官方归因于去年以来上涨,非法利润猛增,附近的不法老板流向新丰。而当地群众则认为:巨额利润之下当地官员对非法开采的庇护是更重要的原因。

  暗访

  盗采矿点生产不分昼夜

  非法稀土矿点主要分布于遥田镇的大埔、高墩、左坑、大马、维新村,沙田镇的天中、缠良、下埔、羊石等村。这些矿点附近树木多被砍尽,黄土杂陈,块块伤疤般裸露于周围大片葱绿山林之中;雨水冲刷,疮痍满目,大多已呈现出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景象。一位知情人士估计:保守地来说,被毁林地应该不下五千亩。

  一条马路自遥田镇大马村中穿过,顺路拐入大山怀抱。数里之外,一个大型稀土矿点便出现在南方日报记者眼前。山高百米,数百亩的山头已被削平,现出黄土,药味刺鼻,山腰缠着几十根药管,山脚几个泡矿池流水不断,电机嗡嗡作响,白色矿泥翻腾着,等待被捞出、运走。几乎就在山对面,沿着一条崎岖大路进入数公里,便是维新村矿点。山脚下几个泡矿池不停作业、收获。待走到山顶,才发现数百亩的山体已被细细分割,打下成百上千个井,以pvc管道密密麻麻编织成鸡笼状倒覆山头,硫酸、草酸等溶液从中流出,日夜不息。这两个矿点,是记者找到的30多个矿点中的典型。前者是老矿,动辄数百亩的山头被削;后者是新矿点,远处看不到山头被削,近看才会发现其中端倪。

  几年前,盗采方法尚处于较原始的“池浸泡矿法”,即把矿土挖出来堆在池内,用硫酸氢铵泡好后,再把母液放出来沉淀。但在新丰,非法盗采点已经看不到层层叠叠、状如梯田的洗矿池。这里只有“管道浸析法”,深井、药管,状如长蛇般缠住山体。

  集聚效应正在新丰形成。不管白天黑夜,总能见到运送药物、稀土的卡车飞驰而过,仅留下白色印迹。2月14日晚6时,记者自维新村前往遥田镇,只见马路两侧辟有大型中转站,大卡车上不断搬下硫酸、草酸。不远处,数部钩机停泊,红旗招展。

  新丰的生态环境一度不错,但如今,非法采矿带来的负面效应正不断显现。

  几乎每个矿点,都发生过大雨过后山体滑坡的现象。不少矿点附近,山路被埋,树苗被泥石流冲得东倒西歪,甚至连根拔起。淤泥堵塞河道,河水浑浊不堪。几乎每个矿点,都采用硫酸、草酸等刺激性药品,白色纤维袋抛洒一地,数百米外便能闻到刺鼻的味道。有的村民反映:头晕眼花、干活乏力、老拉肚子。而明眼人可以看到的则是:酸性药品流出后会对农田、水源造成严重污染,禾谷不生,鱼虾不存。采矿留下的巨型缺口还存在较大安全隐患,稍有不慎便会掉下摔伤,记者实地探访也几度遇险。

  与传统采矿方法相比,“管道浸析法”表面上看起来并不破坏地表,无废土排放,也不造成水土流失。但其危机隐藏。由于山体崩裂,极易导致山体大面积塌方。药物毒素则深藏土层,一时根本无法彻底清除。

  沙田镇天中村腊坑组、缠良村石桥组、下埔村陈洞组部分村民向记者诉苦:因为山体遭毁,水源遭毒,他们的村庄已不适宜居住,大家正考虑搬迁事宜。

  废弃矿点也不存在复绿的可能。老板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谁来筹措复绿资金?农业税改之后,镇里怎么可能有这么一笔钱?即使有资金,重新植树难度也极大。只有种桉树才较易成活,但桉树本身也对环境存在危害,所以只有坐等多年之后让其自然改善。当记者采访新丰县林业局有关复绿工作时,该局办公室李主任对此只能报以无奈而歉意的微笑。

  而令人感觉讽刺的是,在稀土盗采猖獗之处,总能看到新丰县国土资源局张贴的宣传标语,比如“十分珍惜、合理利用每寸土地,切实保护耕地是我们的基本国策”,“依法依规用地,保障科学发展”,“依法整治,严厉打击偷开偷采稀土矿行为”之类。

    疑问

  打击盗采难在哪儿?

  广东是我国仅次于江西的第二重稀土大省,稀土矿主要分布在韶关、河源、梅州、清远等北部山区。中国科学院院士、稀土材料与化学专家苏锵说:“没有稀土就没有现代化。广东的稀土矿以重稀土为主,这是世界上少有的。”他认为对于疯狂盗采稀土之风,如不重拳打击,势必于国家战略性格局不利,亦会影响广东的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

  2004年2月,国家矿产资源管理工作会议公布,国家将对钨、稀土保护性开采,特定矿种和优势矿产开发实行总量调控,暂停审批新的矿权开采。去年4月初,国土资源部和广东省国土厅发文再次重申严控开采总量,如今,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已暂停稀土采矿权的审批,对稀土资源开采和出口配额进行严格限制。

  而实际上广东稀土的开采量远远超过合法批准的开采量,为何盗采稀土之风屡禁不止?

  究其原因,首先是巨额利润在作祟,不法商人、官员、当地村民容易相互勾结,彼此关照。基于此,非法矿点死灰复燃的现象并不鲜见,也不难解释。因此,盗采者毫不心虚,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进行,当地政府也不以为意,甚至帮其庇护、说情。而盗采点附近的村民,有的收受了矿老板的小恩小惠,竟然自愿充当马仔,帮其看家护矿。

  其次,盗采地点隐蔽,矿老板善于躲避检查。不少矿点隐蔽在大山深处,并将开矿点、稀土沉淀池和成品仓库分设在不同的地方。仓库设在离矿点远的地方,是怕不转移出去会被发现,而且方便发运。多数矿主擅长与执法部门“躲猫猫”。

  稀土走私大有销路,从源头起的各环节难以监管到位。据记者调查,广东省每年非法超量开采的稀土矿主要销往江苏、江西、广西等省区。广东与外省稀土互销时,在运输、销售环节一路绿灯,甚至一些正规的稀土企业也存在销赃的嫌疑。

  非法采矿最多判七年,国家保护立法漏洞多。我国《刑法》有规定,非法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可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可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搜索媒体报道,极少发现有人因为偷采矿而被判刑的。

  对于盗采稀土现象,我国从政策层面上一直予以严厉打击。然而,整治盗采是一项综合、系统工程,既需要政府部门的重视,也需要各地、各部门之间的配合。有专家建议,加大对盗采之风的打击,应对参与盗采稀土的官员应依法惩处,必要时还应与外省的有关部门联合执法,从稀土销售、运输、出口源头上严加控制,形成一个系统格局。“整治稀土,迫在眉睫。但它涉及太多潜规则与灰色利益,需要国家和地方下大决心。”一位专家忧心忡忡地说。

  怪圈

  盗采越打击越猖獗

  10多年来,新丰县沙田、遥田、回龙等乡镇的盗采稀土之风日盛。新丰县国土资源局干部介绍,县里几乎每年都会对此严加打击。而网上也不乏“新丰整治非法开采稀土矿取得成效”的新闻。

  自去年底起,新丰更是开展了号称史上最大力度的整治非法稀土矿“飓风行动”,阵容之强大史无前例。据新丰县国土资源局干部介绍,这次“飓风行动”,县委、县政府对矿产资源管理工作实行问责制。行动的督查组组长由县长黄庆忠担任,副组长由副县长、公安局长、县纪委书记、县检察院检察长担任,下设4个工作小组;追责组组长由县委书记范秀燎担任,副组长则由公安局长、县检察院检察长、县法院院长、县纪委书记担任,下设2个工作小组。各镇政府是责任主体,动员了国土、林业、公安、安监、环保、水务、供电、监察等县直部门。该行动要求确保2012年1月18日前,完成全县所有稀土矿点撤场、清理、整顿工作,确保达到“六无”(无人员、无厂房、无设备、无供电、无生产生活供水、无收矿池)要求,确保当年4月底前完成所有非法开采点的水土保持和复绿工作。

  新丰县国土资源局干部向记者展示“飓风行动”的重大成果:至今年2月13日止,共巡查整治23个矿点,摧毁大小矿池、工艺池18个,摧毁水管、电线数千米,收缴半成品稀土矿(湿矿)150包,立案查处18宗,行政处罚148万,移交公安机关立案3宗,刑事拘留5人,检察机关依法逮捕2人。

  然而,对于官方的打击行动,当地群众却认为:“几乎每打击一次,盗采范围反而扩大。现在差不多到了盗采稀土最猖獗的时候。”而记者暗访所见,整治行动并未使非法稀土矿停工。记者所到的30多个矿点,总能见到电机嗡嗡,矿液翻滚,土狗狂吠,人影绰绰。好在暗访时间多在白天,加之记者所乘吉普貌似公安,才让盗采者有所忌惮,不敢轻易阻挠。

  去年以来,全国稀土价格不断上涨,最高时每吨达到40万元。新丰非法矿点究竟能够产多少稀土和利润?在维新村矿点,记者碰巧搜到盗采分子逃离前未及收拾好的采矿示意图以及账目等资料,正好可以管中窥豹。

  根据示意图,这个大型矿点俗称金钱山塘,分布有17眼矿井。而根据账本记载,仅今年2月4日至12日,其中的9号、11号、12号矿井,每口日均采矿量达0.62方。而1号、2号矿井,近1个月所产稀土超过7.5吨。

  照此推算,维新村矿点每月开采稀土量应超过50吨,若按每吨25万元的价格计算,月收入应超过1500万元。而知情人士估计,此类规模的矿点,其每月成本不过2万元左右!

  有不止一名干部向记者透露:“遥田镇刚换了部分领导,其背后原因就是对非法稀土矿打击不力。”遥田镇新任党委书记欧阳历则表示,一定会出重拳打击非法稀土矿,2月底将全面改观。(文/摄记者胡亚柱)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