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团伙深山疯狂盗稀土 藏身两市交界处

产品

  • 平面磁力传动
    平面磁力传动

                                                    平面磁传动 两端面对接     本产品工作中传动是非接触的不接触...

    查看详细说明

随机

团伙深山疯狂盗稀土 藏身两市交界处

发布时间:2017/05/16 资讯 标签:稀土浏览次数:277

       英德市青塘镇青南村蛇坑地带,位于英德市与韶关新丰县交界处,地处深山,非常隐秘。近年来,该地区非法开采十分猖狂。

近日,南方日报记者深入深山探访,站在交界处的高山眺望,大大小小的稀土坑有10多个。非法开采稀土让当地灌溉水质受到很大影响。

对此,当地政府采取了严厉的打击措施,但两年来,他们仍在与盗采稀土者进行艰辛博弈。

水库有毒

去年库区鱼类几次大面积死亡,而外界传言当地水稻“有毒”,村民们的粮食也很难卖

这两年,英德市青塘镇青南村不太平静。一直靠种田过日子的农民发现水稻突然间减产得厉害。“以前每亩最起码800斤,去年晚稻竟然只有三四百斤。”村民张先生说。

更严重的是,由于外界传言他们的水稻“有毒”,色泽等与正常水稻差异大,村民们辛苦种出来的粮食也很难卖出去。

青塘镇马鞍山边的岩下水库也有同样的遭遇。去年以来,库区鱼类出现了几次大面积死亡现像,承包水库的老板损失惨重,痛心不已。

岩下水库是青塘镇农业的重要灌溉水源地。“水质却一直在变差。”住在水库附近的青南村村民张先生说,以前,岩下水库是青塘镇有名的养鱼场,所产的鱼肉嫩味美,销路很好。但近几年来,水库养的鱼几次大面积死亡,老板只好转包给外地人养鸭子,“鸭子主要在水面活动,受影响较小。”

“水库有毒!”村民们说,近年来水库周边山上盗采稀土行为十分猖狂,这是造成岩下水库水质变坏的“罪魁祸首”。

他们说,盗采不仅将附近多座山挖得面目全非,盗采过程中排出的化学物质也随着流水,一直汇集到了这个地势较低的水库,影响了水库下游数千亩农田的灌溉。

深山盗采

大部分盗采点都打掉了,但还是有人在偷偷地搞,有本地人帮他们放风

4月18日,记者驱车来到了青塘镇岩下水库。正处雨季,水库水位较高,几栋简易的房屋矗立在岸边,数百只鸭子正在水面悠闲地游来游去。

由于担心遭到盗采者报复,当地村民不敢带记者去偷采点。记者只能顺着村民指引的方向,化装成前来看山买山的老板,沿着岩下水库向大山深处走去。

在崎岖的山路上,摩托车行驶了近一个小时,终于进入了偷采最为集中的地点――蛇坑,这里是英德与新丰县交界的山岭,十分偏僻。站在山顶最高处眺望,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被开挖稀土的矿点,大大小小不下10个。

“最厉害时,那里到处都是偷采稀土的。”在进山前,知情村民告诉记者,偷采最严重的时候是在2011年以前,去年开始,当地政府加大了打击力度,将大部分盗采点都打掉了,盗采的人也很少了,“还是有人在偷偷地搞,有本地人帮他们放风。”

行经一片山林时,记者看到树丛中停放着几辆摩托车。记者让司机在一个较高山坡附近停下了摩托,下车仔细观察,发现不远处就有几个矿点,几名男子正在采稀土

记者看到,他们的洗矿池十分隐秘,池底覆盖了黑色塑料膜,洗矿的水主要是用抽水机从山底抽上来。

听到摩托声,两名年轻人快步上前,询问记者在这里做什么。听说记者想来这里买山种树,他们稍微放松了警惕。

在交谈中,两名男子自称在这里“抓野猪”。不过,当记者试图往稀土矿区走时,两人让记者立即止步。

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介绍,由于采取灌注(即将一些化学物质灌注进入山体之中)的开采方式,留在山体内的化学物质难以彻底清除,一旦遇到下雨的天气,水流便从这些被破坏山体上一直流到下游的岩下水库。这些有害物质对水库水质的破坏影响长远。

4月19日,根据记者反映的情况,青塘镇相关工作人员将这个非法稀土采矿点摧毁。

艰辛博弈

政府希望通过加大打击力度,让偷采者无利可图,但目前还是有人在和政府“打游击

实际上,对偷采稀土以及污染问题,青塘镇政府早已发觉并采取了相应措施。青塘镇镇长郭成战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岩下水库附近的偷采稀土,其实政府早在几年前就开始进行打击,也投入了相当大的人力物力进行整治,但部分偷采者仍然与政府“打游击”。

据当地官员介绍,该地因为与韶关交界,给管理造成很大的困难。他们巡查时经常会经过韶关地界,去年就发生上百人围堵巡查车辆事件。

记者了解到,目前很多地方之所以无法杜绝稀土偷采,主要是因为存在两个难题:一方面是偷采稀土成本低、收益高,总有些人为了钱铤而走险。目前很多地方偷采稀土采取的都是管道浸析法,这种开采方式成本非常低廉,一台挖机、几个工人便可以开工。而在收益方面,前几年曾达每吨40万元,其中利润近30万元,近期稀土价格虽然降到了每吨12万-13万元,但每吨仍有两三万元的利润。

记者在调查中还获悉,很多稀土盗采案都有本地人的身影,而在开矿时老板并不露面,所以政府部门的多数调查和打击,都只能是没收机器、捣毁厂房,抓几名被雇佣的工人。

另一方面,青塘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坦言,即使政府抓到背后老板,也很难从法律上追究其较重的责任。因为如果以破坏国土资源入罪,则要请专业机构对被破坏的国土进行鉴定,鉴定一次需要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如果按照破坏林地入罪,法律规定破坏10亩以上才进行刑事立案,而偷采稀土开采由于面积较小也无法达到立案标准。

郭成战告诉记者,为了加大打击力度,青塘镇成立了专门的巡查队,几乎每天都会上山巡查,一旦发现偷采情况立即处理。对于被查处过的矿点,则采取定点监管的方式防止死灰复燃。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打击力度下,目前还是有些人在和政府“打游击”,在偏僻地方或是晚上进行稀土盗采。

“青塘镇每年投入到打击偷采上的资金有近60万元。”郭成战说,其中包括设备、人工等费用,政府希望通过加大打击力度,让偷采者利润降到最低,“打击一次,就让他们损失十几万元,让他们无利可图,进而停止偷采。”

“这些被灌注到山体里面的化学物质,可能10年都流不干净。”郭成战坦言,“我们检测过岩下水库的水质,除了氨氮超标,没有发现含有其他有害物质。”(记者 汤凯锋 刘龙飞 实习生 曹菲)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