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稀土市场持续低迷 赣州组稀土集团对抗市场风险

产品

随机

稀土市场持续低迷 赣州组稀土集团对抗市场风险

发布时间:2017/05/16 资讯 标签:回收技术稀土浏览次数:323

       8月27日,星期一。上午9时许,江西拓盛高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拓盛公司”)的员工又前去已经停产的公司报到了,“也就是露个面,其实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做,公司早就停产了。”拓盛公司的总经理赵宏洋如是说。实际上,从几个月以前,拓盛公司的员工就开始适应每天只是报到的工作了,“没有放假,还给大家发工资,毕竟我们也在观望。”赵宏洋说。

与拓盛公司不同的是,赣州的另一家不能具名,但一直从事稀土回收的企业几个月前就宣布了转型,退出了稀土行业的竞争,“我们现在对稀土行业不感兴趣。”公司的总经理刘一男(化名)这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挣不了钱,还要倒挂,没有做的必要了。”

稀土市场行情持续低迷

事实上,在整个赣州,停产停工,甚至被迫转型的企业并不在少数。当然对于赣州来说,低迷的市场行情是造成企业困境的重要原因,但此次政府下决心对于稀土企业的整合也是不能忽略的重要因素。

可以说,利润微薄,甚至倒挂,外忧内困,是赣州目前稀土企业的真实写照。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安海轩认为稀土回收行业与密切相关,在稀土价格持续下跌的情况下,稀土回收企业也面临着生产的困境,成本大于销价,造成其普遍亏损。

“悲观。”对于目前整个稀土市场的行情,赣州龙昇稀土材料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杜声龙就评价了这两个字,他说,大家对目前的稀土行业一点把握都没有,对市场没有信心,“不仅是回收行业,是整个行业。”

巧合的是,赵宏洋在谈到市场行情的时候,同样也用到了这两个字。赵宏洋说,照此行情下去,稀土的价格还会不断走低,到什么时候会反弹真不好说。

杜声龙从1984年进入稀土行业,1999年转做稀土回收的工作,至今已经快30年,但他说,虽然今年的稀土价格并不是最低的,但是市场行情却是最差的。最直接的表现就磁性材料、节能灯等稀土品种的国外需求突然少了许多,“这使得整个市场就开始萧条。”

稀土回收企业靠的都是技术上的收益,市场的萧条让这些企业迈进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真的是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很多企业就选择了不做,那么这个市场就更冷了。”杜声龙说。

杜声龙回忆,1999年的时候,全国从事稀土回收的企业最多不超过20家,整个赣州也不过5家,而且都是类似家庭作坊一样的小企业,每年回收稀土也就是一吨或者两吨,最多的也不会超过5吨,到2004年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年回收200吨的企业,这在当时就已经算是超大规模的磁材处理企业了。但现在,年处理五六百吨的企业比比皆是,年处理20吨的企业都只能算是中小规模的企业了,“现在全国差不多有100余家稀土回收企业吧。”

“当时很多稀土的尾料都是企业不要的,我们拉回来后经过萃取分离出一些有用的物质,然后卖给需要的企业。”他说,最开始虽然卖的价格不高,但是基本是零成本的原料还是挣了一些钱。

随着稀土行业的整体火爆,越来越多企业开始加入到稀土回收这个队伍中,企业增多的同时,也加剧了行业的竞争,“大约2003年的时候,稀土废料就已经开始在卖钱了,而且还随着稀土价格的增高而增高价格,那时候利润就已经比较少了。”

公开资料显示,1999-2002年稀土的市场行情比较平稳,但一直在低谷徘徊,到2003年开始抬头,经过几年的增长后,到2008年再次步入低谷。2009年末、2010年初又开始回升,直到2011年4月开始爆发性增长,但只维持了短短的4个月,2011年8月价格又开始走下坡路。

“低买高卖实际上就是我们赚的加工费。”赣州地区一名没有透露姓名的稀土企业老板称,技术高一些,回收率高一些,就能创造一些效益。他说,如果是在上涨的行情,低买高卖了,就能挣些钱,“如果是在下降行情,高买低卖就得倒挂。”

两年内组建大型稀土集团

总感觉从事稀土行业就像在赌博,行情好的时候可能一夜之间就涨十倍,行情不好的时候可能一夜之间又会跌下去好几倍。拿氧化铝来说,去年最高的价格是130万吨,到目前为止的价格是37万一吨,跌幅快300%。

上述没有透露姓名的老板称,在去年价格暴涨的时候,有些稀土品种上涨的幅度甚至达到了十倍之多,他说,他记得2010年11月自己曾经支出去过的氧化铕大约是2950元一公斤,到2011年7月就涨到了26500元一公斤,没过几天最高报价就达到了3万一公斤,“虽然3万的价位只持续了十几天的时间,但26500元一公斤的价格却持续了一个多月。”

其实,氧化铕的价格上涨速度并不是最离谱的,氧化镝从2009年50万一吨,2010年的不到60万一吨,2011年3月超过了60万一吨,5月份的时候突破300万一吨,6月跳到了800万一吨,最高的时候已经到了1200万一吨。短短两年时间,上涨幅度高达24倍。

高处不胜寒,到了高点必定要下落,截至8月28日,氧化镝最新的报价为370万一吨,下跌了近300%。

“现在比较糟糕。稀土的原材料,大涨大跌,游资把价格都炒到天上去了,我们下游企业受到的冲击比较大,不少稀土品种从去年到现在跌了百分之六七十。”赵宏洋说,没办法自救,只能观望,等等看,“前两年有些企业挣了一些钱,都在吃老本。”

江西理工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吴一丁则认为,中小企业的停产,并一定是一件坏事情,他说从未来的发展来看,大企业大集团更有实力,环保上技术储备可能更好,人才资金也更有优势。小企业在竞争中被淘汰掉,这对于整个行业发展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情。“有技术优势、研发优势、人才优势、资金优势在竞争过程中脱颖而出的话,可能是一件好事情。”

实际上,对于赣州地区,还有一个重大利好—6月28日国务院出台《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在这个意见当中,明确指出了“按照国家稀土产业总体布局,充分考虑资源地利益,在赣州组建大型稀土企业集团。国家稀土、钨产品生产计划指标向赣州倾斜。”

不过,组建大的稀土企业集团,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按照产业链来说,有前端产业链的和后端产业链,比如稀土有开采,冶炼,功能性材料,甚至把功能性元器件都列入到稀土行业里。那么到底整合到哪一步。只是原料这一块进行整合,还是原料分离也整合,还是再往下延伸把、荧光粉等也整合进来,这些都需要探讨。

“方向是很明确的,但是过程不能太着急,如果完全用行政手段来进行整合,如果违背市场规律的话,可能会适得其反,可能还看不到我们想要的结果。”吴一丁说。

吴一丁说,从意见出台到现在开始论证,时间还很短,但可以肯定的是,此次整合组建的步伐不会太慢,但是在什么时间能推出,是否能够按照国家的要求和期望,最终形成一个企业,目前还没有准确的信息,“不过我想两年以内,将尘埃落定。全部整合都将完成。”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