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稀土私采滚滚暴利 赣州上半年激增百位亿万富翁

产品

随机

稀土私采滚滚暴利 赣州上半年激增百位亿万富翁

发布时间:2017/03/31 资讯 标签:中国回收技术稀土浏览次数:328

          “一年开采计划在1万吨左右,而私采滥挖的量至少在2万吨到3万吨左右。”
          “上半年赣州做稀土生意的人赚翻了,赣州路面上半年间多了100多辆名车、跑车,都是稀土老板买的。”9月21日,赣州一家做稀土冶炼分离业务的老板刘伟忠(化名)说。

    刘伟忠告诉笔者,上半年赣州至少多了100位亿万富翁从原先的千万元级别上升到亿万元级别,通俗地说,就是资产财富增长了10倍,比如1000万元,变成了1亿元。
稀土私采滚滚暴利 赣州上半年激增百位亿万富翁

           赣州是稀土大市,自从稀土“发热”以来,也“烫到”了赣州人,一度出现很多人专业“炒粉”,私采稀土带来的暴利是诱人的。“上半年赣州至少多了100位亿万富翁”,“由于总量控制、环保核查等调控政策的密集出台,未来走势很难判断。如果上述调控政策得到严格执行,那么后期稀土价格还是有望上涨。

    这对那些私采滥挖的稀土老板来说,可能暴富的机会就增加了,但下游的稀土分离企业的生意可能就不好做了。”

        当地人称,短短一年间房价暴涨2倍多,均价在七八千元每平方米,除了温州客的炒作外,还有暴富的稀土矿、钨矿老板的“推动”。 
          赣南矿业网数据显示,2010年6月至2011年6月,南方中重稀土代表品种氧化铽(纯度为99.9%-99.99%)价格由2500元/千克涨到22000元/千克,涨幅达10倍左右;氧化镝(纯度为99.5%-99.9%)价格由1000元/千克涨到12000元/千克,涨幅达12倍。

         当地人称,短短一年间房价暴涨2倍多,均价在七八千元每平方米,除了温州客的炒作外,还有暴富的稀土矿、钨矿老板的“推动”。 
           一吨原矿至少可赚30万

    “今年上半年挖一吨原矿可以赚30万元至50万元。”

    “实际上,赣州辖区内8个稀土县(市)私采滥挖情况非常严重,赣州一年开采计划在1万吨左右,而私采滥挖的量在2万吨到3万吨左右。”

    在往年,做稀土生意的老板可能并没想过,有今年这么好做的生意,手上的土变成了黄金。

    刘伟忠说,涨价的原因,是国家对稀土业的调控,包括开采总量控制、环保措施等。

    赣南矿业网数据显示,2010年6月至2011年6月,南方中重稀土代表品种氧化铽(纯度为99.9%~99.99%)价格由2500元/千克涨到22000元/千克,涨幅达10倍左右;氧化镝(纯度为99.5%~99.9%)价格由1000元/千克涨到12000元/千克,涨幅达12倍。

    价格涨得太快,对做稀土生意的老板来说,可能并不只是好事。“现在稀土生意不好做,成本太高,风险很大,看不清价格走势,一跌,几百万元就没了。”年轻的稀土冶炼分离企业老板程宏(化名)对笔者说。

    今年7月中旬以后,价格持续下跌,跌幅已超过30%,上述规格氧化铽价格目前报价在14000元/千克左右。

    程宏说,现在总量控制、环保核查等调控政策密集出台,未来稀土价格走势很难判断,假如政策严格执行,那么后期稀土价格还是有望上涨,对那些私采滥挖的稀土矿老板来说,可能暴富的机会就增加了,但下游的稀土分离生意可能就不好做了。

    赣州一位稀土专家对笔者说,中国自2007年对稀土(包括原矿与)实行指令性生产计划,但实际上赣州每年产量均超过计划,超计划的主要是不合法的私挖滥采,或者从外地(广东、广西、福建等地)贩卖过来的。

    刘伟忠说,这些私采滥挖的老板很清楚,私采滥挖是非法的,但是他们也清楚,与其穷得叮当响,不如赌一把,今年上半年挖一吨原矿可以赚30万元至50万元。实际上,赣州辖区内8个稀土县(市)私采滥挖情况非常严重,赣州一年开采计划在1万吨左右,而私采滥挖的量在2万吨到3万吨左右。

    对于上述私挖滥采的现状,笔者从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高层处得到了证实。 
          
           冶炼分离技术或外流

    “政策严控的结果,可能是稀土分离企业的迁移。目前赣州市有不少稀土老板都有想法去越南、老挝、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以及非洲地区做稀土生意。”

    “这可能会导致一个恶果,中国稀土冶炼分离技术的外流。”

    今年8月,赣州市下发了《关于下达2011年全市钨、稀土矿开采总量控制指标的通知》,目前包括信丰、赣县等地稀土矿已经基本停产。

    这一停产令,并未遏制住当地的私采滥挖稀土现象。

    刘伟忠说,一般稀土私采老板与当地政府的关系都很密切,上面来查就像是“捉迷藏”一样。而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虽然统一了下属8个县稀土采矿权证,但其角色主要是“开票”,因此也有买卖“指标”的事情发生,若要管理下面私采滥挖就更难了。

    不过,受政策调控的影响,当地稀土分离厂的境遇每况愈下。

    程宏说,目前政府对稀土分离厂监管很严格,政府部门上午、下午一天两次来厂里检查,包括查账、环保等各个方面,“由于稀土矿停掉了,很多分离厂转向了做回收废料,但是现在市场上废料都很少了。”

    程宏告诉笔者,政府政策严逼之下,结果可能是稀土分离企业的迁移。程宏告诉笔者,目前赣州市有不少稀土老板都有想法去越南、老挝、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以及非洲地区做稀土生意,赣州最大的民营稀土冶炼分离厂赣州虔东稀土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已经在非洲洽谈稀土项目了。

    “这可能会导致一个恶果,中国稀土冶炼分离技术的外流。”程宏指出,由于中国在稀土冶炼分离方面一直在全球领先,很多技术国外并没有掌握。

    程宏说,政策的制定可能并没有根据实际情况考虑周全,包括《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尽管在废水方面设置了很高的门槛(氨氮25毫克/升),但是要执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比如企业可以买一套环保设备,使得氨氮达标,但由于其运行成本太高,公司可以选择政府部门来检查时便运转,不来检查就停止。对此,上述稀土专家也表示认同,氨氮指标应该根据南北稀土特点设置,不能“一刀切”。

    今年8月份,稀土(600111)冶炼厂一位高层告诉笔者,该厂2009年新上了一套环保设备,投入将近4000万元,“运营成本非常高”,废水处理成本大概为80元/立方米。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