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zi-x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稀土走私产业链断裂 技术人员投身海外

产品

随机

稀土走私产业链断裂 技术人员投身海外

发布时间:2017/05/15 资讯 标签:中国回收技术稀土浏览次数:293

“8月份刚开始开展集中整治,打击盗采的时候,我是信心爆棚。”广东省河源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邵卫根说。但三四个月后,广东河源境内依旧经常接到盗采的报告。

  邵卫根当初的信心来源于8月1日,由工信部、监察部、环境保护部等六部委开展的全国稀土生产秩序专项整治行动。“因为专项整治,江西的冶炼分离企业几乎都停产了。”邵卫根当时认为,在赣州周边地区,“超采盗采——非法冶炼加工——出售非法稀土产品”的链条行将断裂,盛行的稀土盗采将就此式微。

  不过结果却令其失望。“赣州那边的确没有人来收了。”但河源的稀土盗采却时有出现,邵卫根很疑惑,这些盗采出来的稀土到哪里去了呢?

  断裂的产业链

  由工信部等六部委开展的这轮稀土生产秩序专项整治行动始于2011年8月1日。这也是第一次由各个部委联合行动的稀土行业整治。而整治的重点,则放在了清查无指令性生产计划及超指令性生产计划的诸种行为上。稀土冶炼分离企业采购非法稀土矿产品的行为也被纳入其中。

  “所有非法开采的矿石是卖不出去的,这点控制得非常好。”尽管并不具体分管这项工作,但邵卫根与周边省市交流信息之后非常确定这一点。

  一切源自对稀土冶炼分离企业的严控。“赣州的冶炼企业基本上都停工了。”一位赣州市稀土冶炼企业的管理人员也这样告诉记者,除一些从事废料加工的企业还在运转之外,一些依靠稀土原矿为主要生产原料的企业基本都已停工。“下半年抓得非常紧,使用非法矿产品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全部没收。”

  作为南方稀土冶炼加工的中心,赣州市全市的稀土原矿分离冶炼能力约在两万吨左右(均以计),而当地矿山每年分得的开采指标仅有8000多吨。剩余的缺口都需购入外省的矿产品,甚至通过购入非法矿产品来解决。“每年光外地的稀土废料回收,都得有一万吨。”上述赣州商人对本报表示。

  专项整治带来的停工意味着,自8月份至今,赣州对稀土矿产资源的庞大需求,被硬生生给抹掉了。

  工信部也确信如此。11月30日,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巡视员、稀土办公室主任贾银松11月30日在新闻媒体通气会上便称,对于此次专项整治行动的检查工作已经在11月25日完成,而非法开采、违规违法生产行为也被有效打击,超控制指标开采,超计划、无计划生产行为得到了遏制。

    原矿走私?

  但盗采依旧在进行。11月11日是四部委对稀土生产秩序专项整治行动开展检查的第一天,河源市也恰恰在当天查处了一处典型稀土盗采矿点。“现场查获了30多吨矿产品。”邵卫根并不为这个成绩感到高兴。从接到的举报信息和现场施工情况都可以认定,这个矿已经盗采很长时间了,被盗采走的矿产总量也应该远远不止30吨。“剩下的矿到哪里去了?”邵卫根充满疑问。

  不仅仅是河源,其他数个省份的稀土盗采状况并未在下半年绝迹。11月24日,四部委检查工作的倒数第二天。广西苍梧,盗采引发的山体滑坡事故掩埋掉了7名盗采者的生命。

  甚至在管治最严厉的赣州,根据赣州市矿产资源管理局的信息,11月30日赣州刚刚捣毁两个非法稀土开采点。而一轮针对盗采的地方性行动则将持续到12月份结束。“结果只可能有一个,走私。”邵卫根道出自己的怀疑。没有冶炼厂收矿,大量的矿渣寻找地方储存显然也不现实。“根据我的了解,海关对稀土原矿的检查力度并不是很大。”在海关的检验中,对于稀土稀土氧化物和合金的检查非常严格,而外形上几乎就是一把土的稀土原矿,被分辨出来的难度却非常大。

  一些现象似乎也正在佐证邵卫根的猜想。海关总署的出口数据表明,今年1至9月,中国共出口稀土(包含金属与氧化物)1.2万吨,不到商务部稀土出口全年配额3.02万吨的一半——这个数字在过去几乎年年被用满。“从统计数据来看,国外海关进口数远大于我国海关稀土出口数。”海关总署监管司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也直言,今年稀土走私问题比较突出。

  而稀土特殊的开采方式也决定了即便是稀土原矿,依旧有较高的价值,从而使得原矿走私在经济上可行。与其他金属矿将矿石挖出后再通过选矿,冶炼成金属制品不同。稀土矿的开采本身就带有分离加工的性质。“严格来说,稀土开采不存在所谓的原矿。”国土资源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刚表示,以主流的原地浸矿法为例,方法是将酸性液体注入矿山,溶解掉稀土元素之后再将液体回收并沉淀,“即便是用非常初级的工艺处理,矿产品稀土氧化物含量就能达到30%左右。”相比之下,刚刚挖出来的铜、钨等金属矿石资源含量可能低至千分之几。

  产业转移中

       在2011年5月19日国务院《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当中,明确提出要“支持大企业以资本为纽带,通过联合、兼并、重组等方式,大力推进资源整合,大幅度减少稀土开采和冶炼分离企业数量,提高产业集中度”。但这似乎也意味着,在国内,稀土行业的一些就业岗位将被调整,一些在该行业从业多年的人可能不会再找到新的工作机会。
      寻找出路,成为稀土冶炼分离行业从业者必须考虑的问题。投身海外事业,是眼下能看到的几个选择之一。“国外对稀土的采矿和冶炼分离已经很久没有做了,人才有断档。”孟庆江认为,“稀土不稀缺,地球上有得是。”

 “超采盗采——非法冶炼加工——出售非法稀土产品”,这条在国内断裂掉的产业链很可能已在周边国家得到修复,而中国稀土行业,付出的则是一批技术人员的流失。“据我所知,江西便有许多人到海外去办厂或采矿。”江西稀土学会副秘书长孟庆江对记者称。知名企业中,赣州虔东稀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虔东稀土)境外投资建设年产3000吨稀土氧化物提取生产线项目已获江西省发改委核准。而更多的人则是以个人身份投入到海外稀土事业当中去。缅甸、越南等国便有大批江西人。这些人的离开与当前国内稀土行业发展大趋势有关。“很多工人待业在家,也有一些技术骨干干脆就离职了。”前述赣州稀土商对记者表示。冶炼分离企业的停工已经给当地带来失业问题,相当一部分技术人才也因此流失到外地,甚至海外。
  

 在海外稀土的版图里,欧美一些大型矿山依旧在建设过程中,正式投产还需两三时间。但据一些业内人士称,在越南、缅甸等国的一些小型企业,已开始供应稀土产品。

“盗采在这些国家管理还不严格,实际上跟我国同一模式,只需要跟当地政府搞好合作便可以。”孟庆江称,不光是矿山,中国人在东南亚国家帮助建设的冶炼分离厂也有不少,这正是在国内遇阻的稀土盗采者们可以寻找的一条出路。

您好!请登录

合作网站快捷登录:
点击取消回复

已有0评论

    购物盒子

    021-56797972

    yc@yuanci.wang

    QQ;点击对话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